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正文 第七百十八章 卜部与坂田已死
    才冲出去,就看见了雪中的旗号与刀光,令人止步,天空乌云密布,为首的是火把照得青白的削瘦脸颊。

    武士首领挥手:“山田信一,我是赖光公座下卜部季武,我惜你是个武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下武器投降吧!或我可以帮你在亲王跟王妃面前说情,留你一命!”

    裴子云冷笑不语。

    这样的反应,让卜部季武知道,对方必不肯束手就擒。

    “既然执迷不悟,就受死吧!”卜部季武拔出刀,冷冷说着。

    跟在卜部季武身侧武士,拔刀涌出,这时慢慢拉开距离,呈扇形,将裴子云围起来,试图阻住裴子云所有逃走的路线。

    仅仅是这点人?

    裴子云一眼扫过,不过二十余武士,有悟于心,或者这时,家族武士团规模并不大,当下深深吸了口气,说着:“你以为我会逃?可笑。”

    人影乍现,人已冲锋。

    几乎同时,三个武士大喝一声,刀光直斩,一人直攻,二人侧杀。

    只要一人能阻得山田数秒,就能将敌人斩杀,这正是军中兵法。

    “噗”一声,刀光令人目眩,扑上去的人分出,下一刻,二个武士扑地,脖、胸各中要害,眼见不活了。

    还有一人小臂齐肘而断,鲜血飞溅,惨叫跌下。

    “山田!”相貌冷峻的卜部季武怒吼,森然气质尽显,再不说话,直扑上去,才举了一步,裴子云身子一闪,刀一挥,抹过一个武士的喉。

    武士本冲过来的身体,顿时失去控制,一蓬鲜血喷出,淋在雪上,这武士奔了几步,栽倒在雪中,瞪大的双眼,一时还不死,喉咙格格作声。

    下一刻,卜部季武的刀光落下,裴子云举起木刀,两刀相撞,二人四目相对,抿唇不语,接着分开。

    “八嘎!”卜部季武只觉得一股异力冲上去,沿着手臂而上,重重击在身内,顿时一痛,当下表情不变,鹰目微寒,紧紧咬牙,重心下沉,保持身体平衡,可双脚还是后滑一掌之远。

    按理,自己所持之刀,质地上乘,可与木刀相击,震得胸腹疼痛。

    “这是什么刀法?”卜部季武心中惊骇,虽听坂田金时跟渡边纲说起过山田信一,也相信这两位同僚不会胡乱吹捧一个乡下武士,可即使这样,亲自与山田交手,对方带来的恐怖感,还是让他心神大震。

    “杀!”两个武士久经战阵,趁机扑上,刀光再斩。

    “可惜!”

    不同世界有不同规则,大徐的暗劲无法在这世界使用,只能通过灵力模拟,只是才一出体,十成有九成被世界抵消,更不用说,眼前武士配合默契,根本没有多少机会。

    “既是这样,先杀党羽。”裴子云人已顺势后退,奇的是,人在后退,而刀直斩而下。

    这动作非常简单,但对面武士就是无法躲避!

    “噗”武士突站住,一道血痕在额到眉心出现,根本没有切开,但人站着,大脑已被一道灵力所化的刀气切入,顿时毙命。

    “杀!”卜部季武人刀一体,扑了上来,裴子云早已料到,“铮”一声响,及时挡开了攻来一刀。

    月清冷的光芒下,裴子云挡住了这刀,并不缠战,陡然后退,但只是一挥,“拍”一声,带起一股血泉,又一条削断的手臂落在雪中。

    被斩手的武士,脸上竟一点也没有痛苦,只是顿时多了几分凄然和决然,拼死扑至,就要抱住敌人同归于尽,但裴子云向侧一步,刀光一拉,这武士刚刚冲出一步,只觉得一凉,一截已划过了胸,虽才一道血痕,武士尚剩的手徒然想捂住,跌了下去。

    短短几息时间,地上已满是尸体。

    血腥味弥漫在鼻间,卜部季武连连追杀,看似占了上风,心情却越来越重,他所经战役颇多,所遇对手亦多,可山田信一这样让他生出有心无力之感,还是第一个。

    无情、狡诈、精通兵法,甚至把兵法融入了刀法,每击必是薄弱之处,从不给予两人围攻之局,这种感觉,让他不得不承认,就是无论是年龄、体力、武技,他已被这少年武士比了下去。

    假以时日,此人必能成比自己四大天王更有名的剑豪!

    但此人最可怕之处,是性情桀骜,没有羁绊,悖戾僭逆,莫此为甚,就算拼了命,也得斩杀此人。

    要不,必是日本之大患,说不定比酒吞童子更甚。

    这样念头一起,卜部季武就怒吼一声,更狠更快砍向裴子云,刀刀相套,配合多年战役参透出的步法,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敌人打得大乱。

    不过这对本人也有着限制,几乎透支精神体力,如果不是紧要关头,这样断不会使出来。

    但眼下,必须要尽快纠缠住敌人,刚才说的长,才短暂十几个呼吸,不过只要再拖一点,别的队伍就可赶至。

    “可笑!”

    裴子云又岂会如他所愿?

    “不愧四大天王之一,刀技出众,非普通武士可比,不过,再战下去,怕也没什么意义了。”

    “必须赶尽杀绝,趁着没有合围,各个击破。”

    “这就是兵法奥意。”

    心念这样,刀光大盛,正巧这时一个武士扑至,陡然间,一刀斜刺入腰际,只一抽,双眼睁得极大,血是喷泉一样喷出,并且正巧喷至卜部季武脸面——到这时,连裴子云都无法只留血痕优雅杀人。

    但可以用上一切可用之因素。

    被鲜血喷了脸面,卜部季武一时视线模糊,惊骇之余,就要后退,原本以为刚才山田信一就已使出了全力,此时才认识到居还留了余力,这实在可怖。

    但一想到山田自自己这里突围出去,就可能鱼入大海,再难捉到,顿时咬牙:“不成,不能退!此人这样厉害,又是年少,若放走,无异于是放虎归山!”

    只要再拖住对方一段时间,就可等到分散在三个方向的援军,他已在这里拖住山田信一一会,从内院及别的方向追赶的人,就算再慢也该到,只要三位同伴有一个先赶到,二对一,不信山田信一还能撑得下去!

    果然,就在这时,有喊声突至。

    “我渡边纲来也——逆贼休走!”

    眼角余光看到熟悉身影持刀飞奔而来,卜部季武大喜。

    渡边纲!

    同是四大天王,实力可是四人中第一,若对方到来,二人联手,逆贼可杀!

    “渡边……”不料,这一声惊喜才喊出,就发现自己声音卡在嗓子里,不,不是声音卡住,是有种冰冷的力量,一下子抽走了全部力气。

    裴子云收刀,疾闪。

    “休逃!”渡边纲才扑至,就看见山田信一闪身,虽不解自己同僚没有及时拦住,但眼下危机时,自顾不上质问,立刻追去。

    才追出,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渡边纲脚步一顿,一回头,入目顿时一惊,只见卜部季武本来完整的头颅,突然整个整个天灵盖落下,又红又白脑浆直接暴露在空中,而这失去了天灵盖的人,明显惊骇之极,刚才才硬发出一声惨叫。

    “卜部君!”渡边纲瞳孔一缩,折返奔过去。

    才到了前面,同伴已大睁着眼,倒在地上,不用摸气息,就知道人已没救了。

    一招毙命,好狠的手段!好快的刀!

    “卜部!”回首一看,裴子云已消失不见,渡边纲不由悲愤之极,这时,还剩的两拨人也已赶到,领队的分别是碓井贞光跟坂田金时。

    “卜部君!”坂田金时先一步看到这惨烈的一幕,眼前一黑,被副手扶住才没有摔倒。

    碓井贞光也极是暴怒,不过修行过巫术,更看淡生死一些,勉强平静下,立刻对渡边纲说:“逆贼既杀了卜部君,就是我们的死敌,不能让他逃了,你可看到他往哪个方向逃了?”

    见渡边纲神情还恍惚,碓井贞光顿时皱眉,但也知道大概是因同伴之死而慌了神,不好责备,当下持咒默念。

    “往那面去了,跟我去追!”见有黑气飞向一个方向,碓井贞光立刻喝着,率先就追了出去。

    渡边纲这时也清醒过来,面带羞愧,对坂田金时说:“金时,你留下来给卜部君收敛尸身,我去助碓井君追杀山田!”

    说着,便带着愤恨,率着余下队伍追了上去。

    此时此地,只剩下一个坂田金时,风呼啸而过,这四大天王中出身普通的武士,忍不住含泪,持刀过去,蹲下身,看着眼睛圆睁死不瞑目的卜部季武,更悲从中来。

    想四大天王,不止是齐名武士,更是相伴许久的同僚、同伴、战友,本以为会一直跟随源赖光殿下,从没想过,卜部季武会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

    如果说,此前,他对山田信一还有一丝英雄惜英雄的遗憾,那此刻,充斥在胸口的,就只有愤怒和杀意。

    “卜部君,你等着,山田和他的全族,都得死!”

    坂田金时愤怒咆哮着,将刀放在地上,伸手将卜部季武圆睁的眼眸抚上,又扶起,揽着尸体,打算背起来带回去。

    结果才扶起,腰间突一沉,坂田金时立刻看去,只见着尸体双手,突死死抓住了自己。

    “蓬”接着,不等坂田金时反应,尸体轰一声,迎风自燃,窜出白色火焰。

    这妖异,是敌人的妖术。

    坂田金时大惊,死命一挣,就在这时,只听“噗”一声,刀尖自胸冒出,透出了半截。

    明明是木刀,刀身已带着寒光。

    “你……你使诈……”看着去而复返的山田信一,坂田金时口中鲜血涌出,返过头来,目光紧紧锁住面前少年武士,眼睛里流露出愤恨与鄙夷。

    山田信一,这是用了诡计,调虎离山,分散剩下三人,这不符武士之道,裴子云却根本不受影响,淡淡说着:“兵者,诡道也,各个击破,不是最基本的道理吗?”

    说着,木刀一抽,看着坂田金时不敢置信慢慢地倒下,没了气息。

    “兵法之道,在乎一心。”

    “卜部与坂田已死,接下去,并不是追杀还有队伍的余下二人,而是杀向空虚的亲王府。”

    裴子云只是冷冷一笑,举刀跨入亲王府。

    一举一动,尽数暗合兵法要旨。( 盗天仙途 http://www.qbxst.com/0_229/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