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零二章 常世
    “妖怪怎么诞生?”车内,伢子抱着刀,有些不解,皱着眉问,她才上国中,但以及有着科学的精神了。

    “妖怪怎么诞生?科学是无法解释,但许多人认为与人心有关。”车平稳的开着,坂东嫒子笑着看了她一眼,赞许的点点,又打开小冰箱,给裴子云倒上了一杯酒,摇首笑:“这是人类的想法,以我之见,还是天地灵机有关,你怎么看?”

    “我没有考虑过这问题。”裴子云喝了一口,吐槽:“但假如说有怨气就能成妖怪的话,那我们的世界早就变成了地狱。”

    每次战争,死数十万不稀罕,哪怕是社会进步,也总有人成了牺牲品。

    有怨气就变成妖怪,整个世界早就不是现在这样子。

    这时,目的地已经近了,坂东嫒子笑了笑,没有再讨论下去,她是神明,感观敏锐,能发现渡边大楼汹涌的妖气,随着车子逐渐靠近,感应越发清晰,当下凝神观看。

    余下两个都同样有感应,但下车后,亲眼看到这座大楼现状,还是不由产生了震撼。

    黑的成墨的气团,蜿蜒和蛇一样缠绕着整座大楼,一层接一层,裹得严严实实,甚至能看到黑气中时不时发出无声咆哮的巨大骷髅,以及许多张绝望的哭泣、嚎叫着,在黑气中挣扎却徒劳无功的面孔。

    裴子云站着,身材修长的少年抬头,表情平静望着被妖气笼罩着的大楼,他经历过数个世界,别说是这种大妖盘踞形成的可怕妖气和血腥气息,再凶残可怕的场景都看过。

    裴子云视线最终落在大楼上空,这是普通人看不见的漩涡,并且漩涡以缓慢的速度在慢慢增大。

    不过,虽普通人看不到漩涡妖气,站在这附近的警察都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这是普通生物对危险的本能。

    “是献祭,向遥远彼岸献祭。”坂东嫒子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微变,她这样的神明,都能感觉到大楼内的恐怖,甚至浮现出一丝畏惧。

    这已不是单纯的妖气,而混杂着更可怕的来自未知的力量,有东西正在对此作出回应,“门”已渐渐显形。

    这是人命献祭出来的“门”。

    “里面已经没有活人了。”裴子云收回目光,淡淡说着,就算有,怕也早被“门”视为所有物,难以逃脱了。

    这话,让周围人悚然一惊,特别是才赶来迎接的户川久兴,以及随员,都惊疑不定再次看向大楼。

    特别是有些随员,脸色有点苍白,有心想后退,毕竟“献祭”,一听就很邪门,可为了前途为了责任,都不能在众目睽睽下稍有退缩。

    香奈大概是在场人里最能理解裴子云跟坂东嫒子交谈内容的人,但就是她,也只能看到这座大楼被黑气层层包裹的现象,却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此时听到二人对话,脸色有些不好看。

    “山田君、媛子小姐……献祭的话,就算将整座大楼的人都献祭掉,也打不开这样的门吧?”香奈皱眉问着。

    当然,她关心的并不是仅仅一座大楼里的人质,她担心的是这样的献祭,是否会扩散到周围区域。

    如果里面的未知妖魔要献祭更多人,这样情况很难避免。

    裴子云看她一眼,大概知道她是怎么想,难得解释了一句:“里面妖魔虽力量不弱,但也仅限于将这座楼作献祭之地。”

    “本来一座大楼中的人并不够,但似乎骗取了很有分量的人。”

    香奈被裴子云看破心中所想,有些讪讪的,不好多说。

    户川久兴目光一凛,回首说着:“立刻调查,抵达大楼的人的身份。”

    正要再说些,裴子云直接说着:“直美、伢子,你们别上去,我上去看看。”

    说着,就径直走向渡边大楼入口,有警官想阻挡,裴子云目光一扫,顿时就止住了,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上大楼的石阶。

    但这时,有人行动了。

    “伢子!”直美身侧一空,下意识一抓没抓住人,随后就看见伢子身影已在七八米外,追了上去。

    她的动作太突然,连媛子都没能料到,等直美也想跟过去时,就被媛子一把拉住了。

    “听山田君的话,不要跟过去。”媛子摇了摇头,劝着。

    才这点时间,大楼入口处,两人的身影已没入其中,再也看不到了。

    渡边大楼·一楼

    宽敞大厅里静悄悄,地上横列着歪七扭八尚算新鲜的尸体,主要都是穿着制服的员工,空气中浓郁的血腥,让人闻之欲呕。

    一个女员工,胸牌上是“熊本”,她侧翻着卧着,脸上满是惊惧和不信,裴子云目不斜视地走过,朝着楼道走去。

    这时坐电梯,那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裴子云也有些好奇,会有什么样陷阱等着自己。

    远处看时,前方楼道正常,甚至地面上都没有尸体,干净而整洁,但刚一步入楼道的范畴,周围出现了薄薄的雾,并且雾气渐渐转浓。

    “雕虫小技。”

    “如果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真让我失望。”

    “还是说,这只是开胃菜?”

    裴子云不用环顾四周,已能扫视周围大部分区域,虽因莫名力量的抵抗,整座大楼的景象并不能在“眼”前完全展现,但想要给他来个突然偷袭,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神力?”

    “不是,不是,是深入的触角。”

    “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清晰的感受到,对面世界张开的口。”裴子云哑然失笑,自己愿意进来,大概是因为对方把自己视成猎物,同样自己也将对方视成猎物,至于究竟谁是猎物谁为猎手,端看双方本事了。

    现在,召唤出谁?

    裴子云很是期待,诛杀三大妖是任务,但是未必就是指定的三只,有别的祭品,只要有相当的分量,也可以。

    就在裴子云走到一处楼梯口时,一个“人”突弹起,在角落里朝他扑来,一股腥臭之气随之袭来。

    “噗!”没等裴子云动手,追上来的伢子就已一刀将它砍翻。

    早就知道这个丫头没听话跟了上来,裴子云也不惊讶,只望着面前被枭首这具尸体:“这是尸鬼,看情况,这里已经快要转化为常世了。”

    可见这里气息有多么强大与混乱,足以混淆两个世界的界限。

    “伢子,既然跟上来了,就杀上去吧。”收回看向尸鬼的目光,裴子云对伢子说着。

    伢子闪过一丝兴奋,立刻应着:“嗨!”

    渡边大楼的高层传来凄厉的惨叫。

    接着,看到一团刀光,野崎直政已断了一只手,却丝毫不觉,就是对着刀光开枪,只听“噗噗”连声,酒吞童子不进反退,一个交错。

    野崎直政呆立着一下,接着腰部一分两截,两截人身分开,鲜血和内脏喷涌而出,不由惨叫。

    “枪支的威力不错。”酒吞童子不再继续追杀剩下逃亡者,微微蹙眉,带血的妖刀刀尖朝下,两只爪子撑在刀柄,低首看去,狰狞的妖怪真身面容上,肉眼可见带着一丝烦躁。

    肌肉上,弹头浅浅镶入,随着肌肉弹出。

    大嶽丸一言不发,擦拭武器。

    玉藻前上挑的眸子微闭,看似闭目养神,但实际上,在紧张关注着大楼之中的情况,突然,她眸子睁开,终于展出一丝笑意:“他进来了。”

    这个“他”指的是谁,三个妖怪都心里有数。

    “来的好,开始吧。”大嶽丸按压着兴奋,说着,要不是这山田信一特别重要,事情也不会这样顺利。

    酒吞童子跟玉藻前自然没有异议,等的就是山田信一!

    “你说,为什么山田信一这样重要?仅仅是一个新神?还没有完全蜕化成功?”大嶽丸突然问着:“我们的世界,就愿意化大力气响应?”

    玉藻前九条尾巴在背后隐隐显出:“这就不用多管了,我们只要把山田信一引到我们的世界,就成功了一半。”

    “山田信一的价值越大,我们才越可能登籍,也越容易获得神君(德川家康)的谅解,毕竟这次可牺牲了不少幕府的国主城主,才能完成!”

    “说的是,幕府损失很大!”酒吞童子号称最强之妖,它才真正理解神与妖怪的区别:“所以我们必须成功——动手吧!”

    三个大妖怪一起发力,整座渡边大楼弥漫或蛰伏的妖气,都一瞬间触发,原本已经打开了的“门”,以飞快的速度关闭,大楼上空盘旋着漩涡,也微微颤动。

    “轰”,大厅中铺满一地的死尸,还算饱满血肉枯萎,死者魂魄,被一股力量强行从尸体中抽出,尖叫吸走。

    接着,死在大楼各楼层里的尸体,全部瞬间枯萎,同样,普通人类肉眼不能看到的魂魄,全部被拉着沉下。

    大楼前,坂东嫒子面色一沉,香奈悚然一惊,裴子云正在往上走的脚步微微一顿,伢子似有所觉,环顾四周。

    “这里的气息发生了很大变化。”

    “猜测有误,并不是想要召唤出什么,而另有目的。”

    而直美,此时眼前也仿佛再次出现幻觉,一瞬间,只在极少数人眼前展现的真实,也出现在她的面前,一种预感,使她不由尖叫:“不好,嫒酱,里面的常世不是在进入我们世界,而是迅速在撤退。”

    “它想带着山田君一起离开……”

    “快,快,一定要阻止它!”( 盗天仙途 http://www.qbxst.com/0_229/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