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钢企求援
    道德经在道门的地位,真的是非常特殊。

    道门各脉之间讲道交流,若是有人开讲《道德经》,只会有两种反应出现。

    一种反应是:你居然是讲道德经?另一种则是……你竟然敢讲道德经!

    冯君的反应是第一种,但是关山月的反应是第二种。

    不过冯君没有去纠正她,只是一本正经地告诉她,“这是丹霞天要人间显圣,讲道不是重点……你明白了吗?”

    “我当然明白,”关山月苦恼地皱一皱眉头,“但是……丹霞天已经一百多年没讲道了!”

    她心里都懂,但是你让她放弃,她是实在舍不得,丹霞天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啊,现在能开始邀请其他道门的道友讲道了,难道就这么放弃?

    “你还是抓不住重点,”冯君无奈地摇摇头,“如果,我是说如果……别人发现丹霞天的显圣,是有洛华的因素,你觉得人家会不会邀请我去他们的道场帮忙?”

    “你可以否讠……”关山月的话说到一半,终于硬生生止住了。

    “你可以不去嘛,”麻三娘的声音传来,“我丹霞天的坤修这么多,他们有什么?”

    随着跟外面社会的接触越来越多,丹霞天的老祖宗也越来越皮了。

    “我是说正经的,”冯君也懒得搭理她,“做事你要分清楚第一目标……”

    “我都懂,就是舍不得,”关山月叹口气,“而且丹霞天要讲道,多少也要通知一下道门其他人……哪怕并不指望他们来,也得先做个姿态。”

    “那简单啊,”冯君随口回答,“你可以晚点通知嘛,周六讲道……周四下午通知!”

    关山月由于一下,愁眉苦脸地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商量好此事之后,冯君回了洛华,却正好碰到索菲亚挪移过来,经过一个多月的口碑积累,她不但彻底地红了,去祈愿的人也多了,她希望能跟冯君敲定,什么时候再操作一次。

    冯君猛地就想起来了,这个测试虔诚度的阵法,完全可以拿来测试好感度,所以以后……索菲亚自己就可以判断了。

    再想得远一点,那就是既然能够使用电力代替灵石,那么阿姆斯丹的那个聚灵阵,完全也可以改成以电力做驱动的聚灵阵。

    这可是一大进步!冯君想到这里,顿时激动了起来。

    原本他真是不怎么想去澳洲了,救治那里的人,让他感觉有点心寒,不过索菲亚正在冲击炼气期,既然还可以测试一下阵法,再操作两次也无所谓。

    于是他告诉索菲亚,我最近在测试一些阵法,测试好了之后,会在你那里架设,不过前提是,你的电力供应得能跟得上。

    电力应该差不多,索菲亚怯生生地表示,她对工科的了解比冯君还差,但是她能确定,道观外就有两个变压器,当初设计的电力容量,能带动五个真武殿,外加一个五千人的小区。

    当然,她也表示了,你可以提出一个指标来,我回去就让他们落实,条件不够的话,可以尽快扩容,绝对不会影响了你办事。

    “反正你尽快吧,”冯君如此表态,想到自己又要加班了,忍不住叹口气,“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算完?”

    送走索菲亚之后,杨玉欣又来催铁矿石了,说现在跟海外谈铁矿石降价,对方一直抻着不肯答应,多家钢企告急,人家这么做,就是要逼出国内的高品质铁矿的底线。

    铁厂跟一般企业不太一样,开了工就不能随便停工,否则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对面的供货方听说华夏有了新的高品质矿货源,一直就想打听清楚,是哪里出产的矿,什么公司供的货,储量有多少,开采能力有多强。

    但是华夏这边谁也给不出答案,倒是有人找杨玉欣问了,被杨主任狠狠地骂了一顿——我给你矿你给我钱,问那么多做什么,莫不成是想短我的路?

    铁矿商得不到消息,就非常不满意,说你们这个态度,会影响双方的合作。

    华夏钢企里,有人就恼了……尤其是跟杨玉欣关系好的,于是就表示,我们正要跟你们谈一谈,最近是不是该降价了,华夏这两年钢铁市场不景气,我们利润点都接近于零了。

    市场不景气是真的,但是说到底,还是变着法儿逼对方降价。

    商业行为,无所谓谁对谁错,供货商把铁矿石拉到码头的价格,还远低于华夏同等品质矿石的坑口价,按说价格真的不算高。

    但一个是从矿井里挖,成本高不说,危险也很大,另一个却是开着挖机露天开采。

    所以购买方认为,销售方的利润太高了,应该降低价格。

    但是销售方则认为,这是我有啊,既然你没有,那就别说什么利润了,乖乖挨宰就好。

    所以对于钢企的降价要求,供应商肯定不能答应,可是他们并不掌握这新对手的动向,也不敢一口回绝,只是慢慢地拖着。

    现在谈判僵持不下,供货商就使出了绝招——价格谈不拢,暂停供货。

    钢企肯定是有一些库存矿石的,但是库存这东西,是越用越少,而他们不敢随便停炉。

    所以现在,他们需要江湖救急,就告诉杨玉欣,杨主任你现在手上有多少矿,我们就能吃多少矿——这一次我们要是顶不住,下一次打压对方的价格,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甚至对方可能以为,这个新的供货商,是华夏钢企捏造出来的,如果人家抱着这样的想法,铁矿石的价格,很可能还会有报复性的反弹。

    他们拜托杨主任,一定一定不能掉链子——最少也要证明,你有相当的供货能力。

    杨玉欣自己就是做国企的,对这些套路都很熟,知道这一战虽然关键,但是只要自己能适度展示一下肌肉,就会给己方的谈判带去莫大的助力。

    不过,别看她在冯君面前,一直表现得很柔弱,但那是要看遇到了什么事,女儿服了百草枯、她遭遇了枪击……任何一个女人遇到类似的事情,坚强得起来吗?

    事实上,杨主任在工作中还是很强势的,而且也很有家国情怀,她觉得适度展示一下肌肉不够,而且她很清楚冯君的供货能力,所以她问,“需要我争取多长时间?”

    “最少三个月,”对方的答案是这样,“如果能争取半年时间,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华夏一年进口的铁矿石是十亿吨左右,包揽所有钢企的进口需求,半年就是五亿吨上下。

    前文说过,冯君当初考虑的是,每年往国内市场投放两亿吨左右的铁矿石,多投放一点当然也可以,不过他在那边开采铁矿石,花的是灵石——好吧,灵石可以用推演名额来代替。

    不管怎么说,他没有包揽全华夏铁矿石的意思,只是想改变一下目前被动的局面。

    可是他在那边开采出的铁矿石,已经超过了六亿吨,目前还在继续开采中,不过到了十亿吨的时候,要不要继续开采,那就需要另外考虑了。

    杨玉欣来找冯君,就是商量一下,要不要直接把六亿吨全搬运到这个位面。

    让我帮你们撑六个月?切,我帮你们撑七个月!

    “那就全搬过来好了,”冯君点点头,“我让那边继续开采,先采到二十亿吨。”

    对他来说,这些物资真的就只是数据了,再多挖十亿吨的矿,也不过就是十几万灵石。

    按他一块灵石比一亿华夏币的比例,这就是十几万亿华夏币,卖出去肯定是亏了,但是……他差十几万灵石吗?只要灵石和华夏币不能自由兑换,他无所谓的。

    花十几万灵石买个心里舒坦,这就足够了。

    杨玉欣也会算账,她并不知道冯君手上有多少灵石,但是她不会认为,一块灵石的购买力能比一亿华夏币强——她和张采歆一行人去手机位面,冯君给的零花钱就是每人一百灵石。

    就这还是冯君担心她们胡乱花钱,招来杀身之祸,他甚至表示,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每人一千灵石也给得出来。

    所以她点点头,“那我就跟他们说了,六亿吨……这得考虑一下货场了,要不放不下。”

    六亿吨那还真得考虑货场的问题了,铁矿石就按一立方六吨来算,六亿吨那也是一亿立方米,也就是说一平方公里的货场,都得堆起一百米高。

    或者说,十平方公里的货场,那都得有十米高,才能容纳得下这么多铁矿石。

    “你等一等,”冯君喊住了她,“我个人认为,不要一下把六亿吨的库存都展现出来,一两亿吨就够了……剩下的,找个安全的地方放,慢慢地抻着他们,不好吗?”

    杨玉欣愣了一愣,又眨巴几下眼睛,笑了起来,“你太坏了!”

    她很明白,这种一点一点钝刀子割肉的感觉,对于谈判者来说,那真是莫大的折磨——每当你以为,自己就要成功的时候,对方刷地又提供了一批货物出来,那会是怎样的酸爽!

    一般而言,这种情况,很容易让谈判者的情绪崩溃……他们不知道对方的底线在哪儿!

    冯君却是得意地笑一笑,“基本操作吧……生意就是生意。”( 大数据修仙 http://www.qbxst.com/0_51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