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闹剧一般的葬礼
    晴空万里,蓝天白云,这是一个任何人都会觉得舒适的好天气。

    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对于蓉城人来说这更是个约几位好友,来几杯苦荞,摆上龙门阵的好日子!

    而是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有一个却永远都是愁云惨淡的地方那便是蓉城殡仪馆。

    不过说是殡仪馆,其实这里不止是守灵、追悼的地方,也兼着火化遗体的业务。

    所以,座城市中每天几十上百位逝者离世,富贵也好,贫穷也罢,都少不了来这里转一转。

    不过,虽然人们都说,

    钱,

    是生不带来,

    死不带去的产物。

    但是,既然有贫富之差,便注定了不光是在活着的时候不一样,就连死的时候也会有差别。

    比如今天的殡仪馆迎来的大人物,

    蓉城梁家的三少爷梁涟在昨晚上离世。

    所以这会儿,无数豪车齐聚殡仪馆,一位位胸口戴着小白花,身着肃穆黑衣的男男女女,或老或少,安静的坐在黑白色调的追悼室内。

    “梁涟先生他英年早逝,他一定带着太多太多对于家庭、生活的留恋,的确让人万分伤心”

    在一张满是花圈的黑白色遗照前,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主持人,正声情并茂的讲述梁涟那“光荣伟岸”的一生。

    不过在场之人的注意力却都没有放在他那“低沉悲伤”的背景音乐里。

    而是齐齐的,把目光投在了那一口装着梁涟遗体的巨大冰棺上。

    或者说,

    是冰棺前神色悲伤的一男一女身上。

    只见男的,

    是一位模样与梁涟神似的男子,只不过那成熟的气质,却能让人一眼就能让把他与梁涟区分出来。

    而女的呢?

    虽然一身肃穆的黑色女士西装,但也掩饰不住那苗条的身姿,姣好却哀伤的面容,再配上那一头黑亮的秀发,让人一眼看上去,宛如是见到了一位二十出头的可人少女。

    可如果看的够仔细的话,就会从那一头乌黑发丝的根部中点点银白中发现,这其实是一位保养极好的妇人!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那主持人宣告可以慰问家属了,在场众人顿时动了起来,走向那一男一女身前。

    一位戴着金丝眼睛,看上去就很精明的成功人士一脸沉重的说道:

    “赵心语女士您好,敝人蓉城不夜天娱乐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听闻三公子英年早逝,深表”

    只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被一位看上去二十三、四,身材高挑模样俊俏的长发女人插嘴道:

    “赵阿姨,您还记得我吗?以前阿涟带我见过你的呀!”

    “其实阿涟他前几天又找到我,希望我做他的新娘可是谁而知道”

    话到此处,长发女人眼睛一眯,两行清泪流下:“早知道我就该答应他,不过现在也不晚”

    凡次种种,数不胜数!

    直看本就悲痛的赵心语,心中更事不悦!

    不过到底是梁家现在的掌舵人,无论是那些试图拉关系的,还是荒缪认亲的,她都能耐着性子从容应对。

    直到

    她看到了一位约莫二十八、九岁,丰姿绰约的短发女人后,猛的一怔,情绪瞬间失控的冲上前去,像一个疯婆子一般伸出双手狠狠的掐在了短发女人的脖子上吼道:

    “都是你,都是你!”

    “要不是你,阿涟又怎么会去当警察!?”

    “要不是你,阿涟现在一定还是好好的!”

    看着眼前的突发情况,众人不禁一愣!

    不过回过神来之后,人群中一位约莫五、六十岁,面带沧桑的国字脸男子连忙将她拉开。

    沧桑男子双手按在赵心语的肩膀上摇晃着喝道:“心语你清醒点,这不关小青的事啊!”

    也许是那沧桑男子的安慰起了作用,

    也许是他用力太猛,把这位陷入疯狂的女人摇醒了。

    只见女人的眼泪忽的一下便流淌而出:“老王,阿涟死了啊!!!”

    原来,这沧桑男子正是王叔!

    王叔见着身前哭泣的女人,忍不住的将她搂在怀里,正要出声安慰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急促咳嗽声:

    “王叔,还好是我来吧!”

    王叔闻言,这才注意到周围宾客的奇怪眼神,不由面色尴尬的放开了怀中的女子,将她送入了别人的怀抱。

    “梁云,那你可要好好安慰下你妈。”

    梁云,也就是那位相貌与梁涟有九成相似的中年男子,抱着赵心语点了点头道:

    “王叔,你就放心吧!”

    王叔见此,也就放下心来。

    随后走到人群之外,正蹲在地上急喘的小青面前,拍了拍小青的背道:

    “小青你没事吧?”

    “没没事!”

    小青道。

    “唉”王叔轻叹一声,随即从怀里一枚银戒指递向了小青,有些低沉的说道:

    “这是小涟他要我转交给你的!”

    小青看着的那枚银戒指,神色一怔,有些颤颤的伸出细嫩的右手把银戒指攥在手心。

    “王叔,他最后还说了什么?”

    王叔换缓缓的摇了摇头。

    小青见此,感受着手心那冰凉的触感,给王叔回了一个勉强的笑容道:“王叔,我出去一下!”

    说着,她鼻子一痒,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流出来,也不等王叔开口便急忙仰起头朝着外边走去。

    看着那仰着头快步走远的背影,王叔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喃喃道:

    “小青,也许我不该把这东西交给你!”

    当然,他的呢喃小青听不到。

    这会儿的小青,已经走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一个看不到花圈与悲伤的小树林中。

    只见小青将攥的紧紧的右手摊开,一枚银戒指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戒指内壁刻写的“小青与梁涟”字样,瞬间映入她眼帘,这让小青本就湿润的眼眶,在也关不住里边的泉涌。

    “梁涟你这个混蛋!!!”

    小青低着头,双肩膀微微抽动,哽咽的看着戒指狠狠说道。

    “你把老娘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初吻骗走之后,就自己跑了,你算什么男人!!!”

    就在此时,一声有些沙哑干涩的男声从她背后传来:

    “这位姐姐,你没事吧?!”

    小青闻言,立马用袖子擦干了眼泪,将手中的银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右手中指上,这才转身看去。

    7(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