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让小青怎么也想不到的事,在她身后的竟然是一个道士!

    一个身着青兰色道袍,头戴一顶黑色混元巾木簪盘髻,约莫着二十一、二岁的清秀小道士。

    只是原本该出世脱俗的道士模样,此时却被一个息耸发红的鼻头,一双微红带湿的眼眸堕入了凡尘。

    这番模样,看的小青不由一愣,心中被打扰的怒气顿时消散不少。

    “没事!”

    小青冷冷道。

    “哦,那就好,我方才看到姐姐你一个人伤感的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害怕”

    小道士有些支支吾吾道。

    也不知为何,看着小道士此刻嘴笨的模样,小青的心情却好了不少:

    “怕我想不开?”

    “其实,我已经已经想开了!”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必须带着逝者的心愿好好的活下去!”

    小青张开右手,看着中指上的那枚银戒指,面上闪过一抹带着坚毅的温柔。

    “那就好!”

    小道士心头一松。

    “那你呢?想开了吗?”

    小青看着小道士那湿红的眼眶,不禁问道。

    “我?”

    小道士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悲伤,垂着头,沉默在了原地。

    小青见此,心中顿时有些过意不去。

    虽然这小道士打扰了她的宣泄在先,

    可是说到底人家还不是怕自己做出傻事这才跟了过来的。

    现在倒好,自己反倒是明知故问的去揭了人家伤疤!

    这殡仪馆又不是什么旅游景区,除了那些工作人员,平常人谁会闲得没事干来到这里溜达?

    来此,必然是亲朋好友逝去!

    可就在小青想要安慰一下小道士时,一道树枝折断的“咔嚓”声响起。

    也不知道老天爷有意安排,还是巧合。

    这原本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有一个人来的小树林,这会儿又有人来了!

    同样也是一男一女,只不过这次不是小青和小道士这样的年轻人。

    而是一位看上去五十多岁,身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和一位身着黑色职业装的年轻女人。

    这两人,小青和小道士都认识!

    一个就是这间殡仪馆的馆长,另外一个则是殡仪馆的前台接待,好像是叫作黄馨的女孩。

    只是他们因为位置的原因背对着两人,所以即使只隔了三、四米远,也没看到小道士和小青。

    小道士见此,正欲伸出右手摇晃着打个招呼,却被小青拉住了!

    毕竟一男一女,一个中年馆长和一位青春靓丽的女前台走到这偏僻的小树林里,是个正常人都会想到什么职场潜规则之类的东西。

    小道士不懂,她小青虽然还不知道吗?

    虽然不耻他们的做为,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这是小青无法改变。

    “嘘!”

    想到此处,小青把右手食指竖在嘴唇中间轻轻吹了口气,小声说道:“别出声,他们有私事要谈,我们悄悄的走!”

    说着,伸出自己细嫩右手拉着小道士的左手宽大的衣袖,准备在馆长两人做真是开始之前溜之大吉,避免等下污了眼睛!

    可是,事情却不是小青想像的那样!

    只见那位五十多岁的殡仪馆馆长,轻声对着身前的殡仪馆女前台黄馨问道:

    “小黄啊,你昨天值班中午的时候真的没看到有人来过?”

    “馆长,昨天中午真的没人来过啊!”

    “可是,怎么那两具尸体不翼而飞了?”

    “你在好好想想,这要是被他们家属知道了,非把咱们殡仪馆拆了!”

    “真的没有啊!”

    黄馨无奈道:“而且馆长你早该把监控修一修了,不然哪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哪知道会有这一出啊?”馆长算双手一摊开,无奈的说道:“尸体这东西除了医院做标本有需求之外,其他的也撒用处啊!”

    “而且,还是一个老头子和一个中年男人,这就是那些搞冥婚、搭骨尸的也不会去偷啊!”

    许是因为自己理亏,馆长便把话题就此借过:“好了好了,小黄既然事情都这样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不过切记,只能我们两个知道,千万别到处乱说啊!”

    “我又不傻,给自己找麻烦。”

    黄馨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是,那他们家人明天来看遗容火化要骨灰怎么办?”

    “你还真的傻啊?”

    “就给他们说工作失误提前少了不就就行了吗?!”

    “到时候只要进了焚火炉里,甭管是狗骨头还是猪骨头,烧成骨灰了之后谁还认得啊?!”

    馆长摇头道。

    “那”

    之后的话语,小青和小道士已经听不到了,因为他们都已经悄悄的走出了小树林。

    “姐姐,那我先走了!”

    一出小树林,小道士便急忙和小青道别。

    “嗯,好的小道士!”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道士突然这么着急,但两人毕竟是萍水相逢,最忌讳交浅言深,所以小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回应了一句,两人便就此分别,背对而去。

    无论是小青还是小道士,谁也没问对方的名字。

    颇有一番,相濡以沫,不如就此相忘江湖的即视感

    还是在这座殡仪馆内,一处远离梁涟葬礼的灵堂中。

    两位身着青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和一位只穿着单薄的白色恤,下身套了一条深蓝色细腿牛仔裤,左手上还戴着一枚细鳞银镯子的窈窕美人,正面色肃穆的看着眼前的五口太平棺。

    而在五口太平棺边上,则是一个结实的透明塑料袋子。

    里边是一头没有脑袋的巨大中华田园犬尸体。

    这几人不用说,正是全真龙门一行人和柳卡水琴。

    “两位道长节哀顺变!”柳卡水琴轻轻说道。

    “谢谢水琴姑娘的关心,没事的!”

    儒雅道士诚语看了一眼身旁的那位一脸屠夫相的中年道士,这才对着柳卡水琴说道:“其实我们早就有心理准备!”

    “只是苦了信云师侄了!”

    “一夜之间,痛失了六位最疼爱他的长辈,这样的打击”

    可是还不待儒雅道士诚语把话说完,那位一直沉默的屠夫道士诚烈却开口了!

    冥婚,旧时称为“搭骨尸”,是为逝去的人找配偶。现如今大城市里做这一行当的人早已绝迹,但在一些偏远的农村,还存在冥婚的风俗。

    7(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