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钱啊,是个王八蛋!
    “哼”

    只见他冷哼一声,张开自己已经干裂脱皮的嘴唇,厉声说道:

    “玉不琢,不成器!”

    “还不都是师傅、师叔们对信云太过娇惯!

    “这才导致了信云遇到了今日的这种事情,居然就像是个姑娘家家跑到外边哭去了!”

    “这次回宗门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

    不过,虽然屠夫道士诚烈看似是在对着灵堂内的两人说话,但从他头也不回的死死盯着五口太平棺的样子来看,他真正想要告诉的人,怕是已经羽化的五位老道士。

    因为,如果他从前敢这么说,五位老道士必定暴跳如雷,打得他满地找牙。

    可是,此刻认他在怎么说道,但人死不能复生是这片天地的法则!

    想到此处,屠夫道士诚烈眼神不由一暗。

    但此言一出,城语道士和柳卡水琴道士心头松了一口大气。

    其实,他们最担心的反倒不是信云小道士,而是眼前这位面容粗旷的诚烈道士!

    自从今天凌晨时分,知道了五位老道士和巨犬诚清皆已丧命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喝一滴水!

    现在终于肯说话了,虽然情绪还是很低落,但也就代表着这位他已经在缓过来了!

    而就在两人放心之际,灵堂之外,一阵由远到近的高呼却传到了三人耳边。

    “师傅、师叔,烧不得,烧不得,千万烧不得啊!!!”

    话音一落,只见一个小道士从外边跑了进来。

    不是信云小道士,又是谁?

    只是他这一番动静,却正好撞在了诚烈的枪口上!

    只见屠夫道士诚烈面色一黑,对着信云小道士厉声喝道:“你这番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信云道士见此,连忙解释道:“师傅不是的!”

    “我刚刚听到这个殡仪馆的馆长和前台说,丢了两具尸体,他们准备用狗骨头代替!”

    “所以千万不能把师公、师爷们,和诚清师叔给火化了啊!”

    柳卡水琴听着这没头没尾的话语,不由得对着信云柔声说道:

    “信云你先别紧张,从头到尾的仔细的说一遍!”

    信云小道士闻言,连忙将心情平复下来,这才将从遇到小青开始,再到馆长等人的见闻,细细的说了一边遍。

    众人闻言,眉头一皱,不由得看向五位老道士和巨犬诚清的尸体。

    其实,众人最开始是没打算将他们的尸体就地火化的,而是准备运回全真龙门的。

    毕竟对于遵从古礼的全真道士而言,侍死如侍生,死者讲究身体完整,入土为安,火化是大不敬的!

    可是,全真龙门之人都是出世修行者,虽然在武人界有着很高的地位。

    但是在世俗界,却根本没有多少关系可言!

    先不说能不能找到愿意拉死人的司机。

    即使找到了,就这么把这五人一狗的尸体用太平棺运回去?

    蓉城这一边这倒还好说,毕竟经过昨夜的战斗,倒还留了些香火情。

    可是出了这巴蜀蓉城,万一早路上遇到个检查,你叫他们怎么说?

    到时候,就是把原因解释清楚了,五人一狗怕还不是要被就地火化了?

    毕竟,这火化可是华国政府建国以来,为了减小瘟疫流传推行的政策!

    这事儿,他们本来就不占理!

    外加上,五位老道士昨夜就在靠近爆炸的边缘,现在的身体其实已经烧去了大部份!

    所以在诚语和诚烈两位道士商量之下,就准备将他们先行火化,再运回宗门厚葬。

    可是,如今听信云这么一说,两人也犹豫了。

    虽然在两位武人的注视下,可以保证对方没有什么机会搞小动作,

    但万一呢?

    决定火化,已经是对五位老道士和巨犬诚清大大的不敬了,万一到时候再丢几块骨头,那

    想到这里,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唉”儒雅道士诚语不由得感叹道:“现在的人啊!”

    见着诚清和诚烈愁眉不展的样子,柳卡水琴却开口道:“两位道长,以我家的关系这倒不是什么大事!”

    两位道士闻言,想都没想就要拒绝!

    其实,这个办法两人早就想过。

    只是两人想到的是找到武人协会帮忙,凭着蓉城武人协会的势力,这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是这口好开,人情却难还!

    给钱?

    先不说武人协会会不会要,就说作为出世宗门的全真龙门也给不起钱!

    这说来很好笑!

    在武人界位列前几强的全真龙门,却是最穷的!

    他们每月的收入,除了一小部分是信士们捐献的功德钱,剩下的就是华国政府建立的宗教局!

    两两相加,这也只能保证最基础的生活所需!

    所以几万,几十万,整个宗门咬咬牙倒是能拿出来,可武人协会会傻到这么一点钱,就把人情债抵消了?!

    到时候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比如索要蝉蜕决,你叫他们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过,柳卡水琴却先两位道士一步说道:

    “两位道长放心,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信云跟着我生活一年!”

    “啊!?”

    信云小道士闻言顿时愣住了,随后连忙朝着师傅、师叔看去:“师傅”

    诚烈和诚语两人听罢,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答案!

    只见屠夫道士诚烈面色一正,先是给了信云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义正言辞的对着柳卡水琴说道:

    “水琴姑娘,贫道是不会出卖自己的弟子的!”

    此言一出,柳卡水琴与信云小道士顿时一愣。

    随后,只见一旁的儒雅道士诚语接过话题继续说道:

    “毕竟信云可是师傅、师叔、还有诚清师兄最疼爱的小辈啊!”

    “还记得信云小时候吃苦练武,师傅和师叔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每天晚上都趁信云熟睡之后,为他推筋活血!”

    “还有那年冬天,信云才七八岁时,他贪玩跑到冰面上,没想到冰还没冻厚实,一下子就掉进了冰窟窿里,还是诚清师兄最早发现把他救起,后来诚清师兄还为此生了一场大病!”

    话到此处,儒雅道士诚语顿了顿,斩钉截铁的说道:“所以我相信,就是师傅、师叔,和诚清师兄他们泉下有知,也不会说什么的!”

    7(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