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凡人的巅峰
    而一旁贵妇打扮的彩云,此时更是有些战战兢兢的。

    无他,这就涉及到武人和异人的区别了。

    武人,这自然不必多说。

    而很多异人作为曾经的武人,按照正常观点来看,在成了异人之后的战力即使不是十倍的质变,但112的振幅也是应该有的吧?

    应该倒是应该,

    可根子却坏在了三缺五弊带来的种种疾病、残疾,以及心态上。

    疾病和残疾这很好理解。

    毕竟一个心脏有病,或者一个瘸了一条腿的武人,是绝对打不过一个正常的武人。

    但是心态呢?

    要知道不是所有术法都是像周易、梅花易数那般只靠脑子的。

    某些术法的修行是需要很多特别的辅助材料,什么尸体、灵前筋,甚至棺材钉都在此列。

    先不说这些东西上面带着的毒素,光是长达几月、几年、几十年的长久接触,就会让这一类异人心态畸变、疯癫,最后不似常人。

    通常来说,这一类异人即使还保留有武人的身体素质,但是他们的精神状态已经不能够在生死决斗中做到从前的冷静了。

    那么又有什么办法让人既能在得到术法威力的同时,也不影响武人的实力呢?

    有,

    还是两种!

    一种,便是像血脉相传的蛊术世家那样,通过无数代人研究减弱术法反噬。

    另一种,那便是有着宗师武人境界,又修炼了术法的异人,或者说宗师武异人。

    不过前着与后者,基本上就没有可比性。

    要知道因为三缺五弊的影响,历史上很少有人能在修行术法后,还能突破宗师的异人!

    所以要想成为宗师武异人,一般就只有一条路。

    也就是等到武人修炼至宗师之后,再学习术法。

    这也就是柳卡水琴那天晚上叮嘱信云小道士要性命双修的原因。

    可是宗师如果那么好突破也就是不叫宗师了!

    就整个华国明面上也不到两百人,即使加上一些天赋异禀的外道修行者,也只是刚刚两百出头。

    这相对于总计140万武人的群体来说,比作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而在这两百出头的宗师武人里,大部份又是修行的蛇眠法延寿,或者对周易一类对身体伤害不那么大的术法。

    延寿和对身体伤害不大,就是说杀伤性不强。

    不过人各有志,自然也有那么聊聊数十位宗师不在乎延寿,只为追求更极致的武力,所以选择了极端的术法。

    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宗师武异人,凡人的巅峰!

    在华国政府不发射大范围毁灭性武器的情况下,他们的敌人只有自己和时间!

    而众人从刚才步云生的表现来看,怎么也不相信他是修炼的延寿秘术。

    所以,此时的浮云子和彩云都是心有大恐惧!

    得罪了这样的人物,要是人家计较起来,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不过别说是他们了,就是高止戈也一脸懵逼。

    其实就在昨日,高止戈知道步云生既是宗师又是异人的时候,虽然大吃一惊,但是也没往宗师武异人的那方面去想。

    毕竟步云生那骷髅一般的外表,实在太有欺骗性了!

    让他以为步云生靠的就是延寿秘术一类的术法残喘着。

    甚至就是到了今天才进门那会,他虽然也惊讶步云生轻拍王小牛是用的术法,但是那也看不出什么杀伤性。

    “这应该是一种治愈身体的术法吧?”当时的高止戈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直到方才,步云生那几乎连残影都看不到的移动速度才让高止戈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对于步云生的判断是多么的可笑!

    风烛残年的老红军?

    靠着秘术吊命延寿的老宗师?

    错,错,错!

    一切都错了!

    高止戈眼神复杂的看着步云生消瘦的背影,心中喃喃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像你这样修行强大术法的宗师武异人,我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

    “就像是平白无故的冒出来的一样?”

    就在身后众人陷入头脑风暴之际,步云生终于转过身来,同样转过身来的还有已经陷入弥留之际的龙傲。

    此时他面色卡白嘴唇微张,舌尖已经露出了,活像是个吊死鬼!

    “小牛,过来。”

    步云生伸出右手,和蔼的对着王小牛招了招手。

    “啊?!”王小牛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愣愣的走了过去。

    步云生伸出自己枯瘦的右手,在王小牛衣兜里一摸,竟然从中拿出了一个三角形的金色物件笑骂道:

    “你这个臭小子,有东西掉进兜里了也不知道!”

    “这样的警惕性,要是在战场上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说着,不等王小牛看清楚,便随手就将三角形的金色物件丢到了老地方雅间的一个墙角。

    王小牛不禁扭头看去,随即只觉一阵恶寒。

    因为那里,竟然全是一条条五颜六色的蠕动蛇躯,并且都还是断成了几节的蛇!

    再联想起龙傲放出的那一道“彩虹”,王小牛这才扭回了头,看着步云生手中的龙傲。

    似乎是注意到了王小牛的目光,步云生和蔼的笑道:“小牛啊,你是想步爷爷把给杀了,还是”

    而步云生的这模样,让还站在麻将桌前的高止戈看得一阵心寒。

    因为,他记得他的爷爷曾经也这么问过他。

    那是改革还没开放的年代,有一天他回家,见着爷爷手里提着一只野鸡,开口就问他想要怎么吃?

    那场景,那语气,就如同步云生现在问王小牛的模样,一般无二。

    可是那时候爷爷手中只是一只野鸡,而现在步云生手里的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王小牛闻言,也是神色复杂的看向了步云生,唇齿微动,却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缘故,出身武人家庭的王小牛,虽然对于杀生没有太多的厌恶,可也同样不喜欢,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他绝不会轻易的了结一条鲜活的生命,即使那是一条狗,一只鸡!

    换句话说,他就是没有步云生和大个儿那辈人的杀戮果断!

    “步爷爷,还是放了他吧!”

    王小牛说着,不禁低下了脑袋,有些心虚的不敢和步云生的眼睛对视。

    四点了,终于写完了

    7(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