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拖累
    众人走在一大块一大块的青石板镶嵌而成的地面上,一颗水桶粗细的高大核桃树映入眼帘。

    它此时正舒展着粗糙的枝丫,尽管现在还是隆冬时节,没有叶子的衬托,但是它那巨大的伞盖却让人咂舌。

    而在核桃树下,是一个用水泥石板砌成的洗衣台。

    只不过,在如今这个电器化的时代,滚筒洗衣机的普及让它铺满灰尘,甚至在缝隙间还长出了几根杂草。

    当然,众人也没有为此停留半步,而是跟着龙傲的脚步继续前行,向着远处一栋200多平方米的双层青瓦大屋走去。

    不过说是青瓦也不对,因为它原本是黑色的瓦片,只是因为年岁久了,加之巴蜀盆地本身的潮气,让它上面覆盖了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青苔,远远看去就像是青色的瓦片一般,所以叫青瓦好像也没什么错。

    而在屋子的左右,还有几根绿叶依旧的橙子树、柚子树。

    这些都是很多巴蜀老屋的标配,只不过现在已经很少能见到了。

    所以这些东西也让众人心生感叹。

    当然,对于几乎大半辈子都生活在巴蜀的步云生来说这要更加亲切些。

    因为眼前的布局,像极了他与老伴的家,那个叫作河坝子的小村子。

    步云生不由得轻嗅了一口周遭的空气,品味之后,心中呢喃道:“如果没有这股腥甜味那就更像了!”

    没一会儿,众人便走到了双层青瓦大屋前。

    一扇被油漆涂成红色的木制双折门,以及其上那一把成人拳头大的腰圆挂锁拦住了他们的进程。

    只见龙傲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找出一把浅黄色的老旧钥匙塞入腰圆挂锁里,一扭,只听到一声锁芯弹簧的蹦跳声响起,腰圆挂锁已然打开。

    “咯吱~”

    随着双折门的打开,一股混杂这药味、腥味,以及烂鱼臭肉一般的奇怪味道扑面而来。

    “韵儿,爸回来了,还带了几个客人。”龙傲像是没有闻到一般的向着里边喊道。

    “嗯~”一声虚弱的轻吟女声从里屋传来。

    龙傲听罢,便带着众人从客厅走进了里屋。

    可是眼前的一幕,却让除了浮云子和龙傲之外的所有人心头一跳。

    只见那是一半人高的巨大木浴桶,而在木浴桶中还有一个留着及腰长发,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除了头以外全都侵泡在淡茶色液体里的丑陋女孩。

    说是丑陋也不大对!

    其实,女孩的五官长的很标志,一看就是一个未长开的美人胚子。

    只是她脸上那青的、紫的还有黑色的色块、色斑,让人看上去有种恶心眼晕的冲动。

    不过让众人吃惊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女孩侵泡在淡茶色液体里的身体。

    确切的说,是女孩脖颈之下,那密密麻麻几乎将所有皮肤遮挡住的水蛭!

    那是一条条足有常人大拇指粗细的水蛭,每一条都吃得膀大腰圆。

    特别是在女孩背部,更是有着一条常人手臂长短的硕大水蛭,正贪婪的吸食着女孩体内的血液!

    “爸,高叔叔、瞎子叔叔、彩云阿姨,还有.......这位老爷爷和小哥哥你们好。”女孩看着走进的众人,先是虚弱的对着众人打了声招呼,随后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自卑的想要把自己的身体藏起来。

    可是浴桶就这么大,她又能藏到哪里去呢?

    几次徒劳无果之后,女孩勉强拉起嘴角的幅度,对着众人笑了笑。

    一笑,看得众人心头一酸。

    龙傲仰着头,对女孩道:“韵儿.....爸爸终于找到能救你的人了,这次绝对不是从前那些庸医!”

    水蛭女孩,或者说是韵儿看着自己父亲额头上那新卷的纱布,身子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眶一红,可面上却露出甜甜的笑容道:“我就知道,老爸你是.....最厉害了!”

    “嗯!”龙傲闻道,大笑道:“也不看看你老爸是谁,我可是异人啊!”

    说着,龙傲猛地转身,肩膀一抽,赶忙向着外边快步走去:“老爷子.....您先帮我把韵儿看一下,我去给你们沏壶茶!”

    只是自始至终仰着头的龙傲没看见,韵儿看着他那心疼的目光。

    而韵儿也没看见,在龙傲转身的瞬间,她父亲那涕泪直流却努力收着的可笑嘴脸。

    而在场的众人除了眼瞎的浮云子之外,却把一幕看全了。

    “老爷子,我也去帮帮忙。”高止戈说着,便跑了出去。

    余下众人见此,也随即说道:“步老爷子,我去方便一下。”

    “步老爷子.......”

    “步爷爷,我.......”

    “唉!”步云生轻叹一声,点了点头,挥了挥手沉声说道:“你们都出去吧!”

    “踏~踏~”

    随着一阵脚步声的快速远去,里屋内霎时间就只剩下了步云生和韵儿两人。

    “真是个坚强的小姑娘啊!”步云生感叹道:“来,让爷爷看看你的病,然后治好它。”

    步云生说着,便伸出自己枯骨一般的左手,向着韵儿露在淡茶色液体的脑袋摸去。

    可是,韵儿见此却轻轻一退,躲过了步云生的骨手。

    看着僵在半空中的骨手,此时的韵儿丝毫也没有方才的笑脸,而是用着麻木的眼神看着步云生,虚弱道:“这位爷爷您还是放弃吧!”

    “我也是长在异人家庭中的异人,我知道术法反噬无药可治,只能拖着。”

    步云生闻言,神色复杂的看着韵儿道:“难道你就不想多活几年吗?”

    “活?”

    “我当然想,我想一直陪着老爸!”

    “可是.......两年了,家里的房子被我吃没了,老爸也被我吃垮了!”

    韵儿低头看了一眼淡茶色的药液,以及身上那一条条肥大的水蛭:“直到这几个月,他已经把所有能用到的关系都找了个遍,我本来以为一切都该结束了!”

    “可是我低估了老爸的决心,他额头上的伤应该是下跪磕的吧!”

    韵儿轻声哽咽道:“所以我现在就是一个拖累!!!”

    “只有我死了,他才会得到解脱!”

    “滴答~滴答~”

    这是一滴滴眼泪砸在淡茶色液体上的声响。

    步云生看着眼前浴桶中的女孩不禁有些默然。(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