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再见(一)
    所以白木福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在家里还强逼着他过来的步云生,在见到木驼背本人后,几句话不到的功夫就走人了。

    不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白木福却乐得如此。

    因为他一秒钟也不想再呆在这里。

    “哼~”

    只见他冷哼一声,便紧跟着步云生的步伐转身离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转身之后,木驼背看着两人,特别是步云生那宛如骷髅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当然,此时背对着两人的步云生,面色也没那么好看:“木驼背吗?!”

    心不在焉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没过一会儿,至少在步云生看来没过多久,他便走到了冠子山的山脚下,枯草青的那座低矮老坟旁。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数倍。

    “木先生,那我们就此别过吧。”步云生淡淡的说道。

    白木福心头一喜,随即回道:“好的,步先生,再见!”

    “嗯~”步云生点了点头。

    白木福闻言,便朝着自家的小洋楼快步走去。

    至于到底是忙着回去煮饭吃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再见!?”

    看着白木福运去的背影,步云生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喃喃道。

    说罢,步云生伸出右手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随即解锁,打了出去:

    “嘟~嘟~嘟~”

    “喂,小牛,东西买好了吗?”

    “嗯,那就好。”

    “对了,你看看车后备箱里是不是有一个小型的密码箱?”

    “嗯,看到了吗?”

    “记得把密码箱带过来。”

    “还有.........”

    ....................

    不知不觉,日落月升,满天繁星开始出没。

    许是因为还是在月初的缘故,所以今天的月儿倒是没有化成一张大饼,而是宛如一条孤独的小舟挂在夜空,将一点点冷芒洒落大地,为世界铺上了一层银灰。

    波轮新村

    白日里休息的动物们,似乎因为春天到来,开始发泄积蓄了一个寒冬的旺盛精力。

    “唧~唧~唧~”

    “汪汪~汪~”

    “喵~喵呜~”

    在王老汉的青瓦大屋前,敞开的屋门中射出一束明亮的白织灯光,狠狠的打在步云生的背上,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而步云生却没有丝毫在意,负手而立,抬头望天,欣赏着夜幕中那轮残缺的月儿。

    似乎是受到耳旁的夜间小剧场影响,步云生心中忽的窜出一股子一争高下的劲头!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开口唱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

    这唱的竟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也不知道是因为人声的刺激,还是折服于步云生的豪情。

    随着步云生那越来越大的歌声,周边的犬吠喵呜渐渐稀少,最后只剩下了不服输的蟋蟀虫鸣,势要与他一争到底。

    突然,一阵“簌簌~簌簌~”的奇怪声音,从周围茂密的草丛中响起。

    不过这还没完!

    一道黑色的影子也被青瓦大屋中的灯光射出,与步云生的影子重合。

    难道.....

    因为步云生的歌声太大,扰了民,所以村里仅剩的几位父老乡亲,终于忍不住要来骂娘了?

    就在这时,一声有些低沉的话语从步云生的背后打断了他的唱兴:“老爷子,我已经让小石和王老汉睡着了!”

    这声音的主人,不是浮云子还有谁?

    “嗯~”步云生闻言,没有回头,而是淡淡的问了一声:“小高有怀疑吗?”

    “没有,我按照您吩咐的.....”浮云子抬头看了看步云生的背影,小声道:“告诉他我算到了古镇还有线索,让他先走一步,您这边与那白先生明天有约,谈完了就回去。”

    “老高没有任何怀疑的就信了。”

    “唉~”步云生轻叹一声道:“小高就是太纯良了,所以我才暂时不让他参与。”

    步云生话音一落,一高一矮,两道黑色身影便从初时传出“簌簌~”声的草从中踏出。

    当然矮的那人其实也不矮,足有1.7米的身高。

    只是这点高度,对于身旁那位至少有着2.1~2.2米,壮硕的宛如站立人熊一般的平头青年来说,那就是矮了接近半个身子!

    这两人自然就是王小牛以及彩云。

    此时,两人皆是身着夜行服手上各拿着一把铲土的大铲子。

    当然,王小牛的手上还提了一个小密码箱。

    “步爷爷。”

    “老爷子。”

    步云生没有惊讶来人的到来,点了点头,对着彩云淡然的问道:“村子里的人都睡了?”

    “嗯~都已经睡了,就连那些家畜家禽母猪也都睡着了。”彩云保证道:“以我下的药量来看,不到明天早上七点钟绝对醒不过来。”

    原来不是步云生的歌喉将猫狗折服,它们只是被彩云下了药!

    “好,那我们.....”

    步云生把话说到一半,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伸出右手拍了拍额头道:“对了,彩云你顺便也给屋内的两人下点药,他们虽然都被浮云子悄悄打晕了,可难保不会中途醒过来。”

    彩云闻言,随即快步走到门前,浮云子的身旁。

    也不见她有什么大动作,随即伸出左手从衣兜里掏出一支手指大小,表面没有任何字样不透明香水瓶。

    一旁的浮云子见状,立马脚下一蹬,闪到院中的青石板上。

    只见彩云右手揭开香水盖子,轻轻一按。

    “呲呲~”

    随着一声香水喷射声,一道无色的透明液体瞬间喷出。

    只是它们还没落地,仅仅是在半空中便已经挥发的一干二净。

    而一旁早有预料的彩云,也就在此时把嘴巴一鼓,随即在液体消失的地方重重的吹了一口气。

    霎时间,一阵微甜的味道在空气中流淌。

    随后猛地散开,一股几不可闻的微甜味儿在几秒钟内便笼罩了方圆三十米的范围。

    浮云子面色一黑:“我说彩云,你能不能用另外一种?”

    “你不是还有真气?”彩云闻言一愣:“这点迷雾最多只能消耗掉一点点真气!”

    “你有百毒身当然无所谓,我可不是你!”浮云子没好气的说道:“虽然对抗这东西消耗不了多少真气,可是真气来之不易,每一分都必须要用在刀刃上呀!”(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