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见(四)
    可惜白木福这才冲出一步,

    下一秒,

    他只觉右脚一扭,像是被什么东西绊到了一般,整个人瞬间失去了平衡,

    “砰~”的一声,

    白木福俯面朝地,重重的摔了一个嘴啃泥。

    泥腥、铁锈一般的味儿,从他唇齿之间迅速流传开来。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白木福将头抬起,两道鼻血顿时顺流而下。

    不过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的白木福,却并没有呼痛,而是把已经布满血丝的眼眸,狠狠的看着一无所动的挖坟人。

    因为......那挑动他神经的“喳喳~喳喳~”铲土声还在继续。

    “呸~”白木福将口中被染得有些红艳的泥巴吐出,双手一撑,便想要爬起来。

    可是,

    下一刻,

    在猝不及防之下,

    他的背心突然传来一股压力,将白木福狠狠的踏了下去,又是“砰~”的一声,白木福再次亲吻大地。

    只是这一次,比上一次更惨。

    几颗绿豆大小的小石籽,被他镶嵌在了额头上。

    血液正在慢慢溢出,随后流入眼中,混合着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化为一滴滴血泪流下。

    可即使如此,这白木福还是不知好歹,还想反抗!

    他十指抓地,想要用自己这老胳膊把身子撑起。

    不过这一次,可不同于刚才,

    无论他怎么挣扎,他背心处的那股力道都为减轻半分,就像是一根柱子一般牢牢的压着。

    几次之后,终于,他放弃了。

    把头向右一扭,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压着他。

    那是一只脚,一只穿着黑色布鞋的左脚。

    而脚的主人,则是一位看上去约有六十来岁,身着青色长衫大褂,眼神异常清亮的老头儿。

    这人正是浮云子!

    而此时,在白木福身前两米外,步云生见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这才悠悠的走到白木福身前,缓缓蹲下,用着像是在郊游时遇到了熟人一般的口气道:

    “白先生,你这又是很何苦呢?我只是想再跟你聊聊而已。”

    白木福听到了步云生的话语,猛的将头一转,瞪着染血的眼眸,狠狠的盯着半蹲着的步云生。

    步云生见此,摇了摇头,轻笑道:“我倒不是不信白先生你的话和秘籍,只是我现在还有一个疑惑,需要白先生为我解答!”

    “凭着我今天对白先生你的观察,我发现白先生你不像是能说出那些话的人!”

    “那么,这些话到底是谁交给你得呢?”

    说着,步云生抬起右手竖起两个手指头,对着白木福劝慰道:“只要白先生你肯告诉我,一口价200万,而且到时候我还会亲自给你端茶道歉!”

    可等了好一会儿之后,步云生依旧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回案。

    反倒是闭口不言的白木福,随着那一声一声的“喳喳~喳喳~”铲土声,把自己那一口黑黄的老牙,咬的“咯吱~”作响,活像是一头记仇的老狼一般,要把步云生和那位挖坟人的模样,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

    刨人祖坟,这是要咒人绝户,

    在农村里,最恶毒的事情不过如此!

    诚然,

    枯草青并不是白木福的生身父母,

    仅仅只是他的师傅。

    就现代人看来,

    师傅嘛,

    老师嘛,

    又没有血缘关系,

    最多情面上不好看,

    钱才是真的!

    可是,对于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来说,

    授业者,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现在事已至此,

    他与步云生,

    与那挖坟的王小牛,

    已经是不共戴天之仇!

    所以对于白木福这样思想传统的人来说,别说有钱拿了,就是步云生现在要他的命,也别想从他口中再得到任何消息。

    步云生见此,也没有继续强逼白木福开口,因为他已经从白木福那倔强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

    如果这白木福真的跟白天时候,在他家里表现一致,

    那么作为一个能想出用师傅的消息赚钱的“聪明人”,他对于枯草青的感情绝对没有那么深。

    面对枯草青坟墓被挖的事情,也不会表现的如此仇恨。

    聪明人嘛~

    即使有仇,有恨,

    都会选择委曲求全,

    哪怕跪地求饶,

    哪怕胯下之辱,

    也会忍住!

    然后,

    等待机会,

    伺机报复。

    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甚至不用十年,

    只要今晚一过,

    他白木福在外散布,

    有人从枯草青坟墓里挖出了长生秘术的消息。

    即使这看起来是一个很假的消息,

    可是面对着三百年的漫长寿命,

    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到时候,步云生便会惹上一身麻烦。

    至于杀人灭口?

    在现代社会,

    凶杀案可是大众的焦点。

    更何况,

    是作为枯草青的大徒弟,

    他的资料早已在各个大人物那里备案的人。

    他一旦死了,

    特别是死于他杀,

    相信很多人都会对此感到兴趣。

    不然这么多年来,

    那么多人到此,

    真的没有人看出白木福的为人吗?

    真的没有人怀疑吗?

    可为什么白木福还活的好好的,

    甚至还给子女们在城里买了房子?

    因为一旦动了手,那就会引起各方势力的兴趣。

    毕竟谁知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急着灭口的?

    因此活着的白木福哪怕散布假消息,总会解释的通,可如果死无对证那才是最糟糕的情况。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免死而已。

    如果把步云生激怒了,缺胳膊短腿这种“小事”,想必还入不了大人物们的法眼。

    所以,如果白木福是聪明人,那么他绝对会懂得这些,会求饶、会装孙子。

    可是……

    步云生看着眼前这位,恨不得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白木福,显然不是什么“聪明人”。

    那么,如果白木福不是聪明人,

    那他那些可以说得上是不敬的话语,又是谁教的呢?

    纵观白木福的一生,答案就很明显了。

    那就是——枯草青。

    本来嘛~

    师傅为徒弟着想也没什么不对的,这是人之常情。

    可是,以枯草青对这两千门徒,或者是两千“试验品”的态度来说,仅仅只是如此吗?

    就在步云生思索之际,“咚~”的一声,宛若铁器敲到空心木头一般的声音从他背后传出。(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