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雨夜(六)
    所以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两人分开,一个做诱饵,一个做暗子。

    “老妈,还有老爸,你们一定要等着我,等我去找救兵回来救你们!”

    “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张青云面色一变,赶忙俯下身子,将自己深埋在灌木丛中。

    随后屏住呼吸,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生怕有一丝被察觉的可能。

    “踏~踏~踏~”

    渐渐的,脚步声越来越重。

    张青云身子忽然颤抖起来,连带着周围的灌木丛枝丫也一起摇动了起来。

    不过好在,这会下着雨,

    因为有着雨滴拍打灌木枝丫的动静做掩护,这一幕并没有引起循着脚印而来的瑜伽士注意。

    “踏~踏~踏~”

    声音由重转轻,再由近到远。

    巴桑和其珠走了........

    “呼~呼~呼~”

    张青云只觉心头一松,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由然而生。

    他准备在多趴一会,就一会。

    等透支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些,就向着机场出发。

    可忽然,张青云的身子猛的一僵!

    因为,那一阵“踏~踏~踏~”的梦魇之声......再次从远处传来。

    只不过,这次是从机场的方向。

    那是.....

    母亲刚才去的方向,

    也是那两个瑜伽士去的方向......

    张青云,

    像是一只病危的死狗一般,

    趴在地上,

    颤抖着,

    死死的瞪大着眼睛,

    注视着一米之外的那条土路。

    “踏~踏~踏~”

    这一声声宛如敲击在灵魂深处的脚步声,

    一声接一声,

    一浪传一浪,

    由远到近,

    终于,

    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也许是终于逮到了猎物,

    虽然不是最满意的,

    但是在别无他法之下,

    两位瑜伽士也只能扛着“猎物回家”!

    没错,是扛着!

    只见巴桑一脸阴沉的走在前面,

    在他身后,

    是面色同样铁青的其珠,

    而在其珠的右肩膀上,

    则是刚才逃走的张妈........

    此时,

    她是那么的无力,

    被人像是一只猎物一般的抗着,

    原本她最喜爱的红色碎花头巾早已不知所踪,

    而一道从嘴角倒流的粘稠液体,

    则替代了那抹红,

    像是掺水糖浆的液体一般,

    带着丝,

    缓缓落下,

    为身后的稀泥添上了一缕红。

    显然,

    这个伟大的母亲,

    为了给张青云争取时间,

    不仅仅是留下了脚印,

    还经历过了一场顽强的抵抗。

    但是,

    面对着两位自小就修行了武术的宁玛派在家居士——巴桑和其珠,

    这所谓的抵抗,

    来的是那么薄弱,

    那么的可笑。

    就在路过张青云面前时,

    张妈的脑袋向着右边半人高的灌木丛,

    歉然一笑。

    这是对自己的儿子——张青云的歉意。

    “抱歉,我的孩子,你无用的母亲没有为你争取更多的时间。”

    只是这扭头一笑,

    一张红肿,

    带着一个鲜红巴掌印的面颊映入了张青云的视线。

    同时,随着嘴唇的裂开,

    几颗稀缺的牙齿也暴露在了空气中。

    这是她闭口不言的结果!

    就是打掉了牙,

    她吞了回去!

    谁也别想从她口中,

    得到自己儿子——张青云的下落。

    而那粘稠的液体,

    便是牙龈血与与唾液的混合物!

    “嘣~”

    张青云只觉,

    自己脑中的一根弦......断了!

    张青云眼中闪过充斥着怒火,

    这火住足够燃烧天际!

    只见张青云,猛的冲了出去,一拳打爆了其珠的头,接住自家老妈,随后又是一拳,打爆了前方的巴桑。

    可是,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他的意淫!

    他现在能做的只是唇齿大张,做出一副仰天长啸的架势。

    “踏~踏~踏~”

    可是,

    直到脚步声远去,

    直到雨水顺着面庞浸满了他的口腔,

    那心的怒火,

    那一肚子的懊恼、后悔,

    却依旧没有一丝溅射而出,

    他像是个坏了的音箱,发不出半点声响来。

    因为,

    他不敢,

    真的不敢!

    他怕吼出来之后,被那两位听到,导致一切都功败垂成。

    张青云十指头抓地,深深的陷入软泥之中,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从心中涌现!

    这不同于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之后的乏力,

    而是一种源自内心的无力。

    这是一种人在脱离了国家法律庇护之后,面对无法力抗之势时显露的无力。

    法律,

    这便是普通人面对高位者、强势者的护身符、保命纸。

    这一切,

    只有踏入那一步之后才会有所感悟!

    可是,

    待到张青云发现之时,

    自己已经没法在像普通人那样,靠着法律

    也许,这就是一入江湖深似海吧?!

    现在的张青云,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想到这里,张青云闭上了嘴,“咕咚~咕咚~”的将口中的雨水以及悔恨咽下。

    蹒跚摇晃的站了起来,忍着全身的酸痛,朝着机场的方向,缓慢,而又坚定的走去。

    可是无论是巴桑、其珠、张青云、还是神情已经有些恍惚的张妈都没有发现。

    在张青云藏身的对面,

    也就是土路的左边,

    靠近高速公路位置的,有着两个老头子。

    他们就像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局外人一般站在那里,

    悄然的注视着这切的发生。

    只见其中一位外边披着雨衣,里面套了件唐装,看上去六十来岁,眼睛却如足月婴儿一般明亮的老人,扭头看着身旁另一位同样也是外边披了一件雨衣,但是内部却穿着黑色中山装,额头上满是抬头纹,苍老的到让人一见之下,就觉得超过百岁的老寿星道:

    “枯老,我们还不动手吗?”

    老寿星闻言,轻笑道:“不急,不急。”

    “浮先生你不像是个着急的人呀?”

    “我可不同于枯老您呐!”唐装老人说着,随即对着身旁的老寿星恭维道:“现在我们兵分三路,如果到时候步老爷子觉得我出工不出力,这是件事情完了之后恐怕就有得我好受的!”

    没错,两位正是枯草青和浮云子。

    “其实,我觉得你不用太过在意,毕竟步先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是吗?”枯草青轻笑道:“不然,也不会让我进入。”

    “是是是。”浮云子闻言附和道:“不过,天气这么差,我们还是早点做完,早点回去吧!”

    说着,还搓了搓手,一副很冷的样子。(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