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起风了
    可是....在被云姐抱住的一瞬间,陆清却不知为何有些犹豫了,眼中闪过无数挣扎。

    方才他说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真,是因为陆清从理鱼打个给他的电话中得知,至明道士找他真的仅仅只是问几句话,不是什么惩罚。

    假,那是陆清从理鱼的话中听出了几分原谅的意思。

    毕竟之前秘术丢失的事已经过去一、两月了,至明道士的气好像消了。

    关于他的惩罚,有些松口了......

    如果真是那样,陆清可就真的会一去不回,从此红尘陌路。

    尽管这些都是陆清一早就打定了主意的事。

    但事到如今,感受着怀中那微颤的娇躯,以及一抹紧贴从胸口渐渐扩大的温热,他却有些动摇!

    陆清知道,她在落泪。

    想想也是,以她的聪慧又怎么察觉不到陆清的变化。

    其中,自从昨晚陆清接了一个电话开始之后,云姐便感觉到了陆清的异样。

    果然......陆清告诉她,至明道士要他回去一趟!

    尽管他说只是问题小事。

    可云姐却能隐约的猜测到陆清要走了。

    要知道在陆清被逐出宗门的那一日,白云通过云家埋在里头的眼线中就得知,至明道士给陆清的惩罚内容。

    只要一日不寻回《蛇眠法》,陆清便永世不得重回丹台碧洞宗!

    可现在一、两个月过去了,

    至明道士却让陆清去找他。

    尽管不是青城前山而是后山,不是丹台碧洞宗的宗门内而是在宗门外,可其中的转机不是明摆着吗?

    陆清此去,也许就是一去不复返!

    即使不是直接收回之前的惩罚将陆清重新收录回宗门,但恐怕也不再需要她云白了。

    或者说,是云家的人脉关系网络。

    因为云家虽然强势,但那是在内蒙!

    而丹台碧洞宗呢?

    别看丹台碧洞宗现在落难了,宗门老一辈的道人全部归天,至字辈道士们也损失惨重,只剩下百多个理字辈的小道士们,但这只是明面上的。

    实际上呢?

    整个巴蜀地区所有道观的法脉传承,其实都和丹台碧洞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很多小道观里的观主,都是从丹台碧洞宗中任命出去的。

    这就像是现代很多大公司,会派出一些得利的骨干去别的区域开设子公司一般。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丹台碧洞宗如今都这么落魄了,但那些眼红《蛇眠法》秘术的势力依旧不敢用强,只能用阴谋的原因。

    因为对于任何势力来说,这些遍布巴蜀地区的子道观都是一道难以跨过的障碍。

    在拥有了这样强大底蕴支持下的陆清,也再也不用“委曲求全”的做她的男朋友了!

    可是陆清要去,她云衣又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还能打断他的手脚不成?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一轮浩日当空,天也彻底的白了。

    “吸~”

    陆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刚毅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决然。

    随即睁眼,将胸中的浊气呼出,挣脱了云姐的怀抱。

    不过他并没有像是云姐想像中的那样直接转身离去,而是双手捧起云姐那低垂的脑袋,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梨花带雨的柔美面颊,柔声说道:“等我!”

    说罢,陆清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踏进了山林中。

    独留下一个痴痴傻笑的人儿。

    她终究是把这块臭石头......捂热了。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而陆清呢?

    在脱离了云姐的视线之后,他便脚下一蹬,便跃至一颗五米多高的松树顶端。

    本就不是很承重的松树尖,顿时被踩得弯了腰。

    就在松树都要承受不住,仿佛下秒就要折断时,松树猛的一弹,将陆清向着另一个方向甩去。

    而陆清也是双腿微曲,便借着松树回弹的力道与自己本身的弹跳力,向着山林十多米外的一株柏树射去。

    那么模样活像是一只蹦跳的袋鼠。

    当然,陆清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山林到处都是树木、藤蔓之类的天然障碍。

    即使是宗师武人也不可能像是平地一般一跃十多米,所以想要赶路,最便捷的方法就是从上面“走”。

    事实也是如此,常人要走上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可陆清只花了十多分钟便看到了一片清澈荡漾的湖水。

    石笋塘到了!

    陆清见此,一个猛跳,身子在空中一个翻滚,便落到了塘边上。

    “噗~噗~噗~”

    只是他这一落地,石笋塘中猛然炸开,射出三道白色人影直冲云霄!

    看得陆清瞬间失神........

    在另一边,青城山上清宫的重建工地中。

    “嘟~嘟~嘟~”

    一阵老土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一位模样消瘦的中年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手机。

    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媳妇”两字。

    “呼~”

    一阵呼啸的山风恰至。

    “起风了!”

    消瘦男子嘴里喃喃的说道。

    随即便对着身旁的工友打了个招呼,在一众人善意的嬉笑逗乐声中,快步向着外边跑去.......

    ..................

    “30年来,华国人的生活环境和医疗条件等状况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居民的死亡模式同样随之发生了变化,比如结核病这类当年的致命杀手早已不再是主因,而与发达国家逐年递减的癌症死亡率相比,死于癌症的中国人却逐年猛增。”

    “据华国城市居民死亡率及构成数据显示,癌症死亡占所有死因的比例为26.8,其次是心脏病,占21.5,脑血管病、呼吸系统疾病分别占19.6和12.3。”

    这个数据看起来没什么实感,那么我们就说得更直白点,全球每年新发癌症病例1400多万,而华国每年新发病例为429万人。”

    “所以你们以后从医,面对的病人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癌症患者。”

    蓉城中医药大学的一节30人的小课上,李教授正对着台下的一种学子们侃侃而谈。

    那副容光焕发的模样,没有变半点昨日的颓废衰老。

    讲着讲着,李教授忽然顿了顿。

    因为台下有人举手提问了。

    “步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呀?”(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