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肉块
    天发杀机,龙蛇起陆。

    那时候,他正是舞象之年,年轻气盛,清庭乱起。

    他,作为地师传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一出好戏。

    隐于幕后,化身为“上帝”,操纵着太平天国剿灭“清妖”。

    不然,凭洪秀全一个两广出身,什么都不懂的土农民,一个秀才都考不上根本没人搭理的穷酸读书人,怎么能在短短10年内,成为一个百姓爱戴、士兵支持,手下能人异士无数皆心服的“南方皇帝”?

    太平天国两千七百王,除了东王杨秀清之外,翼王石达开、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忠王李秀成.........其中,尤以被割凌迟三千多刀都没有吭过一声的翼王石开达,哪个不比他强?

    为什么对一个见识短浅、平庸无能,只会跳大神的大哥俯首帖耳,一直到死?

    凭什么?

    是凭这个“台子”是他洪秀全建的?

    还是凭那个才入华夏传教短短几年的拜上帝教?

    凭的是,他这位背后的“神”,这位“上帝”的指点着。

    那时,古往今来无数代地师先辈们最渴望的一身黄袍,一方社稷神器唾手可得。

    但这位“神”,这位“上帝”失败了。

    因为他太年轻了!

    以为人心不过如此,可事实,却狠狠的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在太平天国打下江宁府割据半壁江山之后,洪秀全满足了。

    他享受着三千宠爱集一身的荒淫日子,对于“上帝”的催促,渐渐敷衍。

    看着想要跳出棋盘的棋子,“上帝”也曾想过再换一个“圣子”。

    可是前期的洗脑太过深刻,以至于当“上帝”回首之时,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选。

    后来?

    风筝挣脱了线的束缚,借着风飞得高高的,可是风停了,它自然就只有粉碎碎骨的下场。

    洪秀全病死了,“天京”被攻破了,太平天国......完了。

    这一切,都在“上帝”的眼皮子底下。

    其实,那时的天平天国还有救,可是“上帝”对于忤逆他的羊羔却没有半点怜惜。

    就这么坐在神坛之上,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宴宾朋,看着他.....楼塌了。

    因为“上帝”有他的自傲,他还年轻,他自信有一必有二,自己能花十四年的时光建起一个神国,那么推倒再重来一次,又何妨?

    下次,一定不会再失败的。

    所以“上帝”抛弃了现在的一切,准备着他的新计划,也在物色着新的神名。

    毕竟,宗教的名义确实很不错。

    不过这一次,他要亲自培养一个真正的“圣子”,一个与他,与无数代地师一般执念的人。

    走在天京,哦不,他走在满是尸骸的江宁府内,从尸体堆里找到了一个男孩悉心照料。

    看着一天天长大的男孩,尽管这男孩天资不够无法继承地师一脉,可不知怎么,“神”却有了一种初为人父的体悟。

    “神”有了感情,便滚落了神坛,成了一位真正的师傅。

    亦师亦父。

    再后来?

    男孩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志向。

    看着那惊天动地的炮弹,那满天飞舞的子弹,男孩渐渐的,有些看不上那套“老祖宗”留下的把戏。

    他觉得,变则通才是正理,他要师夷之技以制夷!

    师傅知道他说的对,但这个时候整个世界都在大战。

    师傅不放心他一人远去,而且计划也到了即将启动的关键时刻。

    因此,师傅不容许男孩离开。

    所以,师傅变成了男孩口中的老古董、老顽固。

    最终,男孩还是偷偷的走了。

    失去了这么一位悉心培养的“圣子”,意味着几十年的准备白费了,可老古董却没半点心痛,甚至还松了一口气。

    想想也对,没有老古董的首肯,就凭男孩的能力,在无数被洗脑的信徒们包围下能走得了吗?

    能走远吗?

    因为,老古董不忍心男孩走上他铺就的一条不归路。

    时光荏苒,日月变换。

    很久之后,就久到江宁府的名字都换了再换,成了南京。

    男孩老了,带着两个战乱中找到的遗孤来到了老古董面前。

    最后.......

    男孩死了。

    因为莫名其妙的坚持,死了。

    留下老古董一人,带着两只小猴子,默默的看着那一堆黄土。

    一年又年,

    坟前的草,

    长了,

    路没了,

    两只小猢狲的翅膀硬了,就跟他们师傅一样,走了。

    又剩下了他一个人。

    不过这次,老古董再也不允许他们的离开!

    无论用上什么方法!!!

    但他也知道,这两个小猢狲的脾气与他们师傅一般无二,硬来是不行的,只能徐徐图之。

    毕竟神仙难救“想死”之人。

    这就要好好的思量一番。

    “而且,如果那件事成了的话,那么他们以后也不需如此了吧?”

    想到这里,吴老眼中的冰冷渐去,化为一抹慈祥的目光,略过了方才的话题道:“寒士,师爷饿了。”

    听到吴老的话,夏寒士心头闪过一阵复杂之色。

    只见他微微一顿,将右手提着金属银色的密码箱放在地上,双手滚动密码。

    “啪嗒~”

    密码箱打开了。

    干冰带来的低温白烟,贴着箱子流了出来,有种莫名的仙气。

    可是里头的东西,却和仙扯不上半点关系。

    那是一坨拳头大小的圆盘状肉袋,黑红色的,表面满是凹凸,满是粘液,还连着一根长长的肉管。

    很恶心!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夏寒士还是有种想要把它扔的远远的冲动。

    吴老见着密码箱了的这圆盘状肉块,眉头一皱,有些不满意的说道:“这次菜园子里头长的菜,有些长过了吧?!”

    “呕~”

    夏寒士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胃里一阵翻滚,强行咽下已经到了咽喉的酸液道:“师爷,这几年愿意种换花草的菜农已经很少了。”

    “特别是最近,那些菜农更是有些闹腾,所以.......”

    “哼!”吴老闻言,冷哼了一声道:“看来,是这些年我对他们太过宽容了,好日子过多了,不吃吃苦头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