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无情?有情?
    润哥儿的不快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几个月来,因为荣华为他种下的生死秘,他吃尽了苦头,却也成就了宗师武人之境界。

    虽然离得那种能够操纵全身肌肉的巅峰宗师还差得远,但怎么着也算是了华国武人界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

    只是为了避免木秀于林,荣华便让他隐瞒了自己的实力。

    对此,润哥儿自然满心答应。

    这不就是扮猪吃老虎,以后好装逼的节奏吗?

    这样的好事他自然会当个“乖孙子”。

    所以见着理鱼这个小子比他还能装自然不爽,也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可是理鱼竟然招呼也不打,就是一飞刀,差点要了他的性命。

    所以他能不生气吗?

    而且在润哥儿想来,自己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都能躲过去,那么理鱼道士看上去也没什么好怕的,这更是助涨了他的底气!

    “扑通~”

    一阵从背后传来的重物倒地声打断了润哥儿的抱怨。

    润哥儿面色一怔,急忙扭头看去。

    只见他身后的人群中,一位约莫着六十多岁,头发半白的老者躺在了地上,他的额头眉心处正插着那把蝴蝶刀?

    “躺枪了?”

    这个念头在润哥儿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他随即便注意到这位老者左手伸进了裤兜里,而一角黑色的枪身暴露在了裤兜外。

    “你可以动手,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别想活着下山。”

    理鱼道士淡然的说道。

    他的话语就像是一张白纸,没有一点点情绪起伏,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师傅的性命。

    “咕嘟~”

    润哥儿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转身,死死的盯着已经走到了六米之外的理鱼道士,企图从他脸上看出哪怕一刹那的情绪变化。

    可他失败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失败了。

    平静、祥和,宛如天上的云朵一般白得人心里舒坦,却也毫无人性可言。

    他就像是一位视众生为刍狗的圣人。

    不过他真的无情吗?

    不!

    如果无情,他又怎么走向至善女冠?

    又怎么会用在场所有人的命来换至善女冠一命?

    可这也是他无情的地方!

    他的做法虽然是当下最最正确的,可常人即使知道也会犹豫,甚至会屈服,毕竟那可是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

    可理鱼道士却没有半点迟疑,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断。

    他没有接受润哥儿的威胁,反而是威胁了在场的所有人。

    至于他到底能不能做到?

    在场之人见着他方才的种种作态,却也毫不怀疑他的能力。

    毕竟从他在十秒不到的时间里便杀了三十七人,其中还有一位是名震武人界的云家二祖的战绩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海口,而是实力之谈。

    当然了,杀不过,但虽然可以逃啊!

    可不知为何,看着那仿佛白云苍狗一般的理鱼道士,他们却生出了一种逃到天涯海角都无用之感。

    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理鱼道士缓缓的走到至善女冠身前,蹲下,右手轻轻的捡起了她的两个眼珠子,吹了吹上面的尘埃,左手随即拉起她闭上的眼皮,不顾再次橫流的血泪,轻轻的将两颗眼球按了进去,然后再为她合上了眼皮。

    这期间,没有一丝儿动容,也没有点而迟疑。

    看的一旁的润哥儿心头发凉。

    而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一股小周天真气顺势涌入至善女冠的体内。

    “眼睛没什么大的损伤,左手轻微骨裂,右手严重骨折。”

    “嗯?体内真气耗尽,小周天境界之后只打通了五个穴位吗?”

    “看来是至明师叔的估计有误,历代师祖留下的药田和药房中的药材根本不够我们三人一起突破大周天境界,所以师傅她这段时间每次取药的时候,都把那些年份久的药材给了我和至明师叔,自己却是吃的一些新药。”

    “难怪......我和至明师叔只花了二十多天便临近了大周天境界,这比之前至明师叔算计的快了太多了。”

    “对了,记得理清师弟这段时间内的气色大好,想来也应该是师傅把自己的那份又分了些偷偷的给了他。”

    “所以师傅你才被这四个人宗师武人打成这样,最后连化解麻醉液的真气都没有了吗?”

    理鱼道士心念一闪,便将至善女冠体内所有症状了然于心。

    只见他眼中闪过一抹柔和,可下一秒却立马被淡然所吞噬。

    随后他却没有为她治疗,而是伸手将至善女冠抱起,看都没看那些被打晕了的同门一眼,也没向众人询问至明道士的去向,就这么走了,向着后山。

    带起了道道残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当真是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期间,润哥儿曾好多次想抬起手中的格洛克18手枪了解了理鱼道士,可他最终却都放弃了。

    因为他知道只要没有在第一时间将理鱼道士击毙,那么死的一定是他们。

    想到这里,一抹苦涩挂在嘴边。

    要是换作平时有人跟他说,一个武人,哪怕是宗师武人,抱着人还能躲枪,润哥儿非得把他嘴都撕烂,这不是扯吗?

    可是一想到方才理鱼道士面对数百把枪的射击下,却近乎毫发无伤的从容,他是怎么都不敢赌一赌。

    “走吧,六子。”荣华走到润哥儿身后道:“虽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但.......”

    “哈?”润哥儿闻言一惊:“强弩之末?!”

    看着面前这一惊一乍的润哥儿,荣华无奈道:“虽然老祖宗不是知道真气的虚实,但如果真那么厉害,刚才至明道士就不会被追的像是一条丧家之犬,至善女冠也不会被我们打残。”

    “所以这理鱼小子方才肯定是用了某种秘术,不然不会有如此声势。”

    “可任何事物都必须遵循着等价交换的原则,因此越是灿烂的东西越是短暂,也越是危险。”

    “如果真的没有任何反噬,就方才理鱼小子那占尽优势的从容,恐怕根本就不会放过我们。”

    “老祖宗你怎么不早说啊?”润哥儿闻言,大呼道:“早说我非得干死他丫的,敢跟老子在这装逼!!!”(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