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棋子
    青城后山,石笋塘边。

    至善女冠将陆清被拔下撕碎的杏黄色道袍勉强叠好,放在了被拆成废墟的低矮小竹屋前,留恋的看了四周一眼,而后便毅然决然的走到水边。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清澈见底的塘水中,至善女冠运起体内所剩无几的小周天真气转入胎息,随即双臂一拍,宛若游鱼一般向着漆黑的石笋塘底潜去。

    初至两、三米,一股无形的暗流便将她拖拽而下。

    对此,至善女冠淡然处之。

    而四周的鱼儿却被惊得乱窜下潜。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至善女冠被暗流裹挟到了十多米深的塘底处,眨眼便不见了踪影,仿佛是被漆黑的水底吞噬!

    不过,如果硬是要这么理解也没错。

    因为就在至善女冠消失的地方,赫然有着一个二米多宽的水底洞口。

    而这,便是暗流的由来。

    其实想想就知道,石笋塘作为曾经的青城山护道白蛇的藏身之地,又怎么可能只是一汪普通的堰塘?

    其实这里一处复杂的地下水脉入口。

    其内水网密集,支流繁多,各有去处,甚至还有通往远古时候便已成型的暗湖水泊,内中水草丰美,却生物古怪,却俨然就是一个庞大远古水下世界。

    不然以护道白蛇那一顿就能吞下九牛的巨大食量,哪怕就是一月才食一次,恐怕也早就把丹台碧洞宗这群穷道士给吃垮了。

    至善女冠选择的并不是护道白蛇曾经的猎场,而是一条绵阳绵延悠长足有二十多公里的暗河流道,这条水道直通外界都江堰的一处水底。

    可惜至善女冠不知道的是,如果她选择去往了护道白蛇曾经的猎场看一眼,也许就会发现一样让她惊喜的东西。

    说是东西其实也不对,因为人可不是东西!

    只见那从远古时代便已幽暗漆黑的地下暗湖的水草丛林中,一位约莫着二十多岁,双腿皆无,头颅微变,且浑身赤条条的男子沉浮其中。

    这不是自我了断陆清那又是何人?

    一条长约两米,尖嘴獠牙,身形宛若带鱼一般的古怪鱼类朝着陆清游去。

    这古怪带鱼似乎对他颇敢兴趣,张开尖嘴獠牙朝着他的大腿狠狠的咬下了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肉块,猩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流入水中。

    受到血腥味儿的刺激,原本隐藏在周围水草丛林中的古怪鱼类摆动着身子纷纷向着陆清射来,它们似乎是打算分上一杯羹。

    一鱼一嘴,很快就将出血部分的大腿吃得白骨森森。

    可就在它们得意之时,陆清的眼皮忽的眨了一下,随后猛然睁开。

    从远古时代便已幽暗漆黑映入眼帘,他昏昏沉沉的脑袋顾不得多想,凭着痛觉,双手一探,一把抓住吃得最欢的古怪带鱼,双臂一振,鱼身两截。

    带着极腥的鱼血在四周水中弥漫。

    更是刺激了周围的鱼类们蜂拥而来,将陆清围住撕咬。

    痛得他直欲抓狂,几近癫狂,竟然也张嘴咬去!

    其实,陆清本该死了。

    可就在他出手自我了断之时,那一发打在右手手臂上的麻醉却让他顿了一下。

    尽管之后在真气的作用下他立马恢复。

    可那一刹那卸去的些许劲道却为原本该死的他留下了一道生机。

    而后在真气的作用下,他进入了假死胎息,漂流至此......

    至于在这白蛇猎场中生?亦或死?

    这就看他的造化了......

    ....................

    夜已深,人初寐。

    此刻的夜空宛如浓稠墨色一般的大幕,深沉得化不开。

    但在那漆黑的天空帷幕中却有繁星皓月点缀其中。

    天空之下,大地之上。

    银白的月光洒落,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

    一种名为“夜”的芳香弥漫在空气中,它仿佛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子,将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头。

    而人眼睛所接触到的东西,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它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不是像是在白日里那样的现实了。

    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细致的一面,使人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这样的晚上,无疑是美妙的。

    可惜在青城山56号别墅的老银杏树下,却只有一位戴着金丝眼睛的华发老者倚坐在红木靠背椅上,尽情欣赏着此等美景良辰。

    这人正是步云生。

    本来还应该还有吴云青和枯草青的。

    可是才得了步云生传出的真气基础之法,他们这会儿哪里有什么看景之性?

    是的,

    他们虽然输了,

    但最终还是得到了真气的基础之法。

    而条件却是步云生需要他们做一件事。

    那就是在一周之后,将着真气的基础之法通过各自的手段渠道传出去。

    虽然只有七天,但总比没有好吧?

    要知道这先人一步,那就是快了无数步。

    因此从青城山回来后连滋养真气的药膳晚饭都没顾得上吃,便缩进了各自的房间内专研去了。

    当然,步云生也得到了他的“赌资”。

    也就是枯草青这三百年来收集的宝藏、术法、武术,以及那全心全意的三件事和吴云青的眼中异相之法。

    而赢了的步云生在第一时间,就用了枯草青的三件事中的两件。

    一件便是让他说出两千门徒之密。

    这是步云生一直困惑的东西。

    因为任何术法的修炼,都是有天赋限制的。

    可是枯草青的两千门徒却打破了这一定律。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仅仅只是与枯草青谈话几天后,便得到了占卜算命、行医救人的术法。

    虽没有什么杀伤性,但这也不符合术法的规则呀。

    而且,他们居然还没有三缺五弊!

    因为赌局的问题,枯草青对此也就只能将他的秘密告诉步云生了。

    其实,他压根就没有传授给那两千门徒所谓的术法!

    他只是在那些人的饮食里下了一样东西——他的血液!

    实际上,这也和枯草青的长生机缘有关。

    当年吃下的那颗果实将他的身体彻底改造,除了外表之外,内里的血肉早就有异于常人。(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