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虎子虎孙
    这次事件虽然是由噬人太岁“饕餮”引起的,但是为了防止邪教、境外势力借机引起动乱,以乱民心,所以对于大众宣告的,是有数千名境外的恐怖份子潜入蓉城,准备释放生化武器。

    而其他知情者,上至二十五为军方派系高位者,下至几十名经手此事的将军、近万名战区参谋,以及蓉城六万多名警察、民众全部都签了保密协议!

    当然,这仅仅只有半年的期限。

    因为这次“饕餮”引起的蓉城大劫,是在是太过难以隐瞒,毕竟现在满天都是卫星,像是发生在蓉城这种千万级省会城市中的惊天剧变,早就在发生的时候被国外势力得知了。

    暴露,只是迟早的事。

    不过越晚,对于华国来说越有利。

    为此,华国政府甚至不惜让最高军事法庭审讯过程都破天荒的选择了开放模式,还是实时直播......

    不过,在场之人中,身为审判绪失控。

    因为他也是少数的知道内情人,知道这位老上将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哒!哒!哒!”

    在法槌与底座的敲击声中,中年男人不断的呵斥着肃静。

    可惜,已然失控的人群却丝毫没有在意他的警告。

    面对这样的局面,中年男子也是头疼不已,只得让两位法警先将周上将赶快带出审判厅,然后招呼厅外的法警将众人全部制服。

    “法不责众?今天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法!”

    中年男人看着一位位被法警拦住,亦或是电棒击晕的华国军人、政要,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

    审判厅外,周上将一出来,立刻被蹲守在外头的记者围了上来。

    无数长枪短炮越过法警,在这一刻通通对着这位六旬老将军,七嘴八舌,似乎想要把以往不能采访军事法庭的懊恼,全都倾泻而出:

    “周将军,我是东方卫视的记者李晓,请问对着这次事件,您有没有过后悔?”

    “周上将,我是帝都早报的记者马久刚,请问是什么样的恐怖份子才让您大惊失色.......”

    “周将军,我是华国青年网的记者朱思,现在有传言这次蓉城事件其实并不是恐怖份子,而是军方的生化武器泄露,请问您有没有什么可以告诉......”

    “周上将,我是......”

    面对无数的聚光灯,在审判厅中冷酷淡漠的周建国周上将有些恍惚,自己守护的国家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的吗?

    尽管心里早有预料,可当一切到来之时,周建国还是有些失落,迷茫。

    “让开!!!”

    就在此时,记者身后的人群却传来一阵低沉的呵斥。

    随后只见十三位身着棕绿色军装,肩上挂着一星、两星,看起来都是四、五十岁,面容冷漠的中年军人粗暴的挤开人群,走到周建国身前在“哒哒~”几声立正,右手摊平,向上一摆,中指微触眉梢,齐齐喝道:“首长好!!!”

    丝毫不顾自己振红的脸,以及青筋暴起的脖子,只是定定的看着周建国。

    此举一出,立刻震住了周围的记者媒体。

    特别是看着他们肩膀上的金色星星,更是有些不足所措。

    他们方才刚那样围着周建国,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位老人已经失去了他的一切,不再是位将军了,所以言语之中不禁有了有许轻视,这本是人之长情。

    毕竟一只死老虎,任何都想去看一下不是吗?

    可谁知道,这老虎虽然死了,但人家还是许多虎子虎孙,一时间都不敢出头了。

    “你们.....”周建国眼中闪过一抹感动,这都是他曾经提拔上来的下属,不过只是一瞬,他随即眼神一凛,面上一冷,环视四周将才冷冷的对着身旁的法警道:“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一旁的两位法警顿方才如梦初醒,连忙疏散了周围的记者,带着周建国向着外头的押韵军车走去。

    原地只留下十三位少将仍旧立在原地,看着他远去的步伐久久不能释怀...........

    .....................

    巴蜀边境,一座无名荒山之巅。

    “啪~”

    一位身这青兰色道袍,双眼浑浊,指甲微长,但不掩其长风道骨之感的老道士,伸出右手轻轻按下自己腰间黑色收音机的电源键,有些莫名的感叹道:“世事无常啊!”

    “喵~”

    “步爷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我要饿死了!”

    就在老道士感叹之际,一阵猫喵以及一声有些清脆的中性之声忽然从他背后传来。

    步云生转身,看向身后的一人一猫。

    一人,是个身着青兰色道袍,头戴一方略有歪斜的黑色混元巾,顶上是用一根带着率叶的树枝别住盘髻,背上背着个黑色旅行背包,约莫十五、六岁的俊俏小道童,如果不是脖子上微微隆起的喉结,那还真让人一位这就是个女娃子。

    而一猫,则是一直麻色的缅因小猫。

    它小心的蹲在道童的右肩上,只有五、六斤的小小一只,就像是个披肩一般。

    其实,这一人一猫就是龙韵儿以及缅因猫半夏。

    。。。。。。。。。。。。。。

    巴蜀边境,一座无名荒山之巅。

    “啪~”

    一位身这青兰色道袍,双眼浑浊,指甲微长,但不掩其长风道骨之感的老道士,伸出右手轻轻按下自己腰间黑色收音机的电源键,有些莫名的感叹道:“世事无常啊!”

    “喵~”

    “步爷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我要饿死了!”

    就在老道士感叹之际,一阵猫喵以及一声有些清脆的中性之声忽然从他背后传来。

    步云生转身,看向身后的一人一猫。

    一人,是个身着青兰色道袍,头戴一方略有歪斜的黑色混元巾,顶上是用一根带着率叶的树枝别住盘髻,背上背着个黑色旅行背包,约莫十五、六岁的俊俏小道童,如果不是脖子上微微隆起的喉结,那还真让人一位这就是个女娃子。

    而一猫,则是一直麻色的缅因小猫。

    它小心的蹲在道童的右肩上,只有五、六斤的小小一只,就像是个披肩一般。

    其实,这一人一猫就是龙韵儿以及缅因猫半夏。(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