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阻道者杀 >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一个人的动物园
    尽管内心不断的提醒自己,身边的这位是货真价实的男儿身,包天德却不住的产生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让他想到了十二岁那年,他与父亲还没搬到如今的四合院里,而是住在帝都的家属大院内大那会儿,也有一个让他憧憬的女孩子,只是后来.....

    想到这里,包天德眼色一黯,逃避似的将视线从李闻身上挪开,转而看向了山的西边,在那边有一轮橘黄色的大日正在沦陷。

    “也许,是今天太累了吧?”

    包天德心中自语道。

    累?

    也许吧~

    中午时候他们还在帝都的四合院内,下午两点多就坐飞机来到了赣省鹰潭市,没有任何休息停留,甚至饭都来不及吃便上了龙虎山去请老天师,一直到现在都快傍晚了。

    包天德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对的,只是累了。

    累的选择性遗忘了自己武人的身份,自己体内充沛的小周天真气。

    “来了。”

    就在此时,智猿李闻淡淡的说道。

    包天德闻言,随即转身向着天师府邸看去,只见一位小道士正向他们走来。

    此刻,他额头上的青春痘已经无影无踪了.......

    ..........................

    恩施州是个多民族居住地,位于鄂省西南部,是此地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也是华国最年轻的自治州。

    这里东连荆楚,南接潇湘,西临渝黔,北靠神农架,属于亚热带季风性山地湿润气候。

    冬少严寒,夏无酷暑,雨量充沛,四季分明。

    良好的气候造就了大片的青山绿水,为无数的动物提供了繁衍孕育之地,也被誉为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每年都要接待许许多多的游客到此。

    而凤凰山,施恩城区唯一的森林公园,在这里头却有独特的一座动物园,只属于一个人的动物园!

    园长兼采购、饲养、售票、清扫的罗英九就是这里的唯一一个活人。

    每天早上六点刚过,八十四岁的罗阴九就起床了。

    他左手拿着扫帚,右手打着几乎盘出包浆的橘黄色老旧手电筒,缓慢的翻过一米来高的栏杆,开始打扫动物笼舍。

    “子然,今天有点冷哦。”

    “糯糯,等一哈就给你换水哈~”

    他总是这样,每到一个笼舍前面,他都要和相应的动物说上两句话,就像是在照顾自己的后辈一般。

    事实上,他是真的把这些动物当成自己的孩子。

    四十多年前,他还是电影放映员那会儿,这里还是山区,常有人把麂子、野鸡拿到城里来卖。

    他见着舍不得这些生灵就这么被吃掉,所以花钱购买,进行饲养。

    后来动物越积越多,家里塞不下了,就寻思着将动物进行展出,刚好影院的露天场空了出来,他就和领导商量,将家里所有的动物搬出来供大家观赏。

    5毛钱一张票,第一次就吸引了十里八乡的人前来看稀罕。

    时光如梭,一晃就是四十多年,这凤凰山都从荒山野岭变成了施恩市民健身休闲的森林公园,山对面的民居高楼也一茬一茬的往上冒,就连那与动物园并排的游乐场也几次了好几次易主,最终被人遗弃沦为一片废墟。

    而动物园曾经的围墙、笼舍也已斑驳、残破,两亩大的园区已经没有多少能吸引游客的动物。

    但唯独罗阴九还在坚持。

    为此,他离了婚,还与林业局僵持了快二十年,甚至将每月退休金的八成投入动物园。

    并且,他还经常从外地动物园、林业局引进或收购一些受伤或残疾的动物,比如断了尾巴的东北虎,少了一个手掌的黑熊,甚至路边断腿的野狗........

    他待这些动物犹如自己的儿女,为了照顾一只生病的小熊,路途中他让小熊进宾馆,熊睡床,自己靠着板凳就是一宿,为了救活一条蟒蛇,他将肉切碎沾着鸡蛋,一点一点地塞进蛇嘴里。

    如此这般,哪里还是什么动物园?

    分明就是一个残疾动物收容所!

    就连他那六十多岁的儿子也是这么说的。

    也不知是时间长了罗阴九与动物亲密接触掌握和动物对话的能力,还是他的真心感动的这群畜生。

    反正只要他一进动物园里,所有的动物都会安静下来,乌龟听见他的声音会从水里探出头,老虎和狮子经常将头靠在栏杆上让他抚摸,就连罗阴九坐在门口卖票的时候,都会有一群狗子围着他。

    似乎只要在他身旁,它们就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这一晃,一天又完了。

    看着夕阳落下,打了一天白板,一张票都没卖出去的罗阴九艰难的站起身来,身旁的狗子们见着这位头发微凸的银发老人起身了,也一个个竖起耳朵乖乖的站在一边。

    罗阴九扭了扭久坐的臀腿腰肢,“咔咔~咔咔~”一声声骨骼的脆响从他老迈的腰肩盘处传出,让他条件反射的伸出他那双血管突起,满是裂口、摺皱的粗糙老手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腰背。

    待血流畅通了,罗阴九这才转身,弯腰提起那被太阳晒得有些发脆的淡蓝色熟料凳,蹒跚的向着园内走去。

    夕阳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而狗子们就这么踩着他的影子跟在他的身后。

    不管年轻的时候怎么样,人老了都一样,身体再也没有以前好了。

    一百多米的路,罗阴九走了五、六分钟。

    但好在常见累月的照顾动物、打扫园区让他的身体不亚于那些生活在乡下的同龄人,虽然看着风吹就倒,慢慢吞吞,但实际却很是经奔。

    可走着走着,罗阴九却似乎嗅到了一股阴霾、死寂的味道。

    循着这股味儿,他加快了脚步,走到一处用大拇指粗细铁柱子围成二十平米铁笼子前。

    只见这里头却是一只毛色黯淡的独眼狮子。

    看它的样子,是一只瞎了眼的老狮子。

    此时,老狮子正静静的趴在铁笼边,面正朝着动物园出口的方向安详的睡着。

    “唉~”

    罗阴九见着这老狮子的模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哀伤。( 阻道者杀 http://www.qbxst.com/1_1308/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