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乡村野色:我是村长 > 第4章 二狗来找茬
    “我说你小子咋还看呢,他爹,得好好敲打一下这小子,刘水生那傻小子走丢了那么多年,能回”

    秀兰见胸罩被弄脏,也没发脾气,只是红着脸将它收了起来。

    “这孩子,咋还不回婶子话呢,怕婶子抢你东西呀。”妇人推了推自己的扁平胸,转而瞪着刘水生,“你真是城里人儿?”

    “当然,这位大叔,来,整一根,消消气,我也是恰巧走进秀兰家,我们啥也没发生。”刘水生从怀里掏出一只红塔山,递给二叔孙云福。

    孙云福眼睛一亮,接过刘水生给的香烟,用嘴嗅了一口之后,把烟卡在耳朵背上,“行啊,这走丢还抱到财神爷了啊。”

    刘水生废了老大的劲儿,终于让孙云福这两口子弄明白了身份,看向刘水生的目光也变了。

    “呵呵,你这娃子,回来就好啊,咱这村子,出去打工的娃多,可回来的少,你看咱们村子,都快成女人村喽,不过二叔可告诉你,就你当初那狗窝,早就没了,我看你啊,是看中五叔家这敞亮的房子了吧,不如我和李村长说说,给你弄块地?”

    孙云福从腰间又拨弄了一下旱烟,刘水生很识时务地又递了一只香烟过去,孙云福笑容更像风吹的橘子了。

    “他爹,快别吹了,就你和李村长那点破事,还有老脸提,田里的麦子还等着你薅呢,赶紧的,走了,秀兰,好好招呼刘水生,晚上婶子回来再弄一顿好吃的招呼这小子。”妇人一把将老者提起来,出了院子。

    却说孙云福夫妇刚走到村头,迎面走来一个披衣散带的男子,嘴里还叼着一片树叶,三角眼这里看看那里瞅瞅,一副鬼子进村的模样。

    “哎哟,谁呀,敢弄老子!”男子正对着一家门缝看得起劲儿,却被孙云福的老婆一把揪住耳朵给撂到一边。

    “二狗子,你咋又来了呢,闲得啊,你这干啥呢?”

    “哎哟,疼,疼,大姑,是你啊,快松手,耳朵都要被你扯下来呢,要毁了容,秀兰看不上我,我找谁家姑娘去啊,呸,这,李村长家这儿媳妇真骚。”下月村的王二狗被妇人揪着耳朵,却面色不改,依然往门缝里面瞅。

    “你这个滚犊子,我大哥家怎么养了你这个没出息的玩意儿,王家的祖宗都要被你气活了,就你这混账样子,还想纠缠秀兰,下辈子吧,我警告你啊,秀兰家有客人,今天,你就跟我去田里干活吧。”

    “啥!秀兰家还有客人,男的女的?咦,姑爹,你耳朵上的烟哪来的?”王二狗一把扯下孙云福耳朵上的烟,瞅了一眼,“呀,我看错了吧,这可是好东西啊。”

    “拿来,你这混账玩意儿,我的你也抢啊。”孙云福手麻利得向一条蛇,瞬间抢过二狗手中的香烟,一脸心疼。

    “喔,我明白了,一定是那啥鸟客人给的吧,刘水生?好啊,来了条大鱼,我要发财了。”王二狗拍一下脑门,一溜烟往秀兰家跑去。

    “这混账,不会惹事吧。”妇人有些担忧地说道。

    “他敢!”孙云福将烟收好,又将锄头丢给自己的老婆,“你先去地里忙着,我去看看。”

    刘水生正欣赏秀兰的美貌呢,没想到闯进来一个特像瘪三的男人,刘水生还注意到,秀兰很怕这个瘪三。

    “哟呵,还真有人啊,还是男的,秀兰,我家可是给你爹孙老五提过亲的,你想勾引别的男人?”王二狗猥琐的脸变得愤怒无比,一脚搭在刘水生面前的石桌上,狠狠地盯着刘水生,“喂,哥们儿,哪个村子的,你也想搞秀兰,老子告诉你,没门儿,她爹欠了我家一千块钱,现在,以后,她都是老子的准媳妇儿。”

    “这不是二狗子吗?哎呀,你以为长大了老子就不认识你啦?当初老子撒尿给你吃的时候咋不见你这么威风?”刘水生见面前的男子额头上有一颗难看的黑痣,立即想起小时候的事。

    “哟呵,居然敢这么看着老子,胆儿挺肥啊,你也不打听打听,这上月村下月村谁不知道我的厉害,谁他妈敢在老子头上屙屎啊,你谁啊。”王二狗装作一副不认识刘水生的样子,将刘水生打量了一遍,也没啥特别的地方嘛,这身体,也不是特别壮,今天,是要发财了。

    “老子刘水生。”刘水生掏出一只香烟,高级气体打火机“啪”一按就着,香烟从嘴进去,味道从鼻孔钻了出来。

    王二狗贪婪地吸了一口二手烟,才猛然意识到什么,“啥?哎哟妈,你是刘水生?小时候的傻蛋?你敢骂我?”

    “骂你又咋的,小时候全村就老子能欺负你,现在也一样。”刘水生吸了一口香烟,将烟往地上一丢,看的王二狗一愣一愣的。

    “哟哟,买了包假烟就冲有钱人?刘水生,你他妈还以为这是十八年前啊,看老子不把你打趴下喝老子的尿。”王二狗好像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二话不说,一抹袖口,对着刘水生就是一拳头。

    刘水生当过兵,怎会连一个小混混都搞不定,手一伸,一把捏住王二狗的胳膊关节,再用力一拉,王二狗惨叫一声,扑倒在刘水生面前,“哎哟,疼……疼,断了,断啦!哎哟……老子和你没完。”

    “哪断了?是根啊,还是种啊?”刘水生一脚踩在王二狗的背上,这家伙像一只狗挣扎着,秀兰面色紧张,眼中却闪过快意和对刘水生的崇拜之色。

    “哎呀,快别打了,一个村的,咋还干起架来了!”孙云福耷拉着帽子,想要推开刘水生。

    刘水生松开脚,王二狗却不死心,又要动手,被刘水生重新按趴在地上,吃了几口洗衣水。

    “刘水生啊,快别动手了,这小子现在就是一个泼皮,惹着了就是麻烦。”孙云福把刘水生拉到一边,趁机将地上的烟锅巴捡起丢进帽子里面。( 乡村野色:我是村长 http://www.qbxst.com/1_1697/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