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乡村野色:我是村长 > 第5章 姑娘变寡妇
    “随他便呗,小时候我能欺负他,现在还能翻了天?”刘水生一脚踹在王二狗的屁股上,这家伙跑到门口,才指着刘水生狂喊:你小子等着。

    “哎呀,这小子和乡上的几个混混有来往,你得罪他会吃亏的,我看你啊,还是去李村长家把这事说一下,让他出面给你们和平解决了,乡里乡间的,是吧。”

    孙云福劝说了一阵,又得了刘水生一支香烟,才巴拉巴拉的走了。

    “秀兰啊,这二狗子经常来纠缠你还咋滴,你爹咋还欠他钱了呢?”

    秀兰面色一暗,说道:“刘水生哥,快别提我爹了,自他和我妈离婚之后,天天在村口赌钱,欠了一屁股债,麦田都被他拿去抵债了,这不,一个月前,去村头砍树卖,被林业局的人抓了个现行,说是要坐牢,反正家里也被他败光了,你看这屋顶,都破了好几个洞,都没时间修,我看,关他一段时间才好哩,免得哪天把我也卖了。”

    “五叔怎么变这样了,秀兰妹子,你也别难过,要不,我帮你把这屋修一下。”刘水生搓了搓手,就要上房揭瓦,眼中更是闪过火热,“秀兰,我去找村长,他这人不太仁义,我得暂时找个地住下……”。

    “要不,你住我家吧,只要你不嫌弃的话,我帮你拾掇一下柴房?”秀兰找了一个裙子挂腰上,就要进柴房。

    “秀兰妹子你真好,不过收拾这回事,怎么好意思让你来弄,那啥,我先上屋修那几个洞,你进屋帮我把包拿出来,我有东西送你。”

    “真的?有衣服么?”

    刘水生双手攀上柱头,反手上了屋顶,向下瞄了一眼秀兰的事业线,嘿嘿一笑,“什么都有。”

    刘水生在房顶捣鼓了一番,却听院子里的秀兰突然“啊呀”一声,手中握着一件性感的粉色胸罩,面色通红。

    将破旧的屋顶修好,刘水生翻身下了房,却不见了秀兰的身影,想必是躲在屋子欣赏自己去了。

    笃笃笃,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紧跟着,传来一道声音:“秀兰呀,快开门,快开门,看姐姐我弄来了什么好东西。”

    只见一名头上年约二十三四,体型高挑丰满,头发浓密乌黑的美貌妇人杵在门口,头上包着一张旧旧的丝巾,一双大眼睛正好奇地看向里面,当看见一脸阳光帅气的刘水生时,微微怔了怔。

    这女人是上月村孙大福的儿媳妇李发英,邻村的人,人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水灵,只是红颜薄命,她丈夫孙龙贵前年结婚那天,跟下月村的人争地界,被下月村王家的人一榔头送去见了阎王,成了最快和最悲情的寡妇,现在还没找着对象,名义上还是马家的儿媳妇,虽说有不少人惦记着孙寡妇的美貌,但却无媒人上门,为哈,村里人都说她是丧门星啊。

    “哎呀,秀兰呢?,家里有客人啊,怪不得这么磨叽,这位小哥我咋没见过呢,好像不是咱们村子的人吧?”

    “英子姐姐,你怎么来了,他是刘水生。”孙秀兰手上还拿着一件衣服,脸上通红通红的。

    孙寡妇盯着刘水生,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一拍手,说道:“哎呀,原来是刘水生啊,这傻小子真回来了啊,当初跟着姐我下河摸鱼,鱼么不摸,只顾着摸着我腿,真是欠揍,想不到居然能回来,小子呀,一会去我家坐坐,姐可要好好跟你唠唠。”

    “咦,原来你就是英子姐啊,咋长得这么漂亮了,那时候你腿黑漆漆的,脸也脏兮兮的,谁会摸你腿啊,你可别冤枉我。”刘水生瞟过孙寡妇的丰满的身体,暗自感叹,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想当初,摸腿只是为了不被水冲走,早知道,就应该多摸摸别的地方,“英子姐,这么水灵,被哪头猪拱了啊。”

    “你才被猪拱了,不和你说了,秀兰,我找你说点悄悄话。”李发英从刘水生身边经过,那成熟的身子,看得刘水生直愣神。

    刘水生见两女人一聊就没完,还偷偷进了屋子,有些无聊,就出了门,打算去买点菜回来。

    这以后大家就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桌子上只有一盘腌制的酸菜,也说明秀兰的生活太清苦。

    想想也是,有一个嗜赌如命的老爹,能有一个住的地方,算是不错了,当然,刘水生从秀兰那与脸部不相称极为粗糙的手,读懂了这个乡野丫头,很勤劳,也很朴实。

    说到钱,刘水生手头还真有那么几万,但一想到村子这么落后,刘水生就大感头疼,该怎么发展呢?

    夏天刚到,还不算热,风一吹,夹杂着乡野麦香的味道,知了的声音令人心情愉悦,小沟里,光着腚子的小娃娃在捉泥鳅,。

    村里西头有一家小卖部,东口有一户卖肉的人家,刘水生先去卖肉店,买肉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肥胖女人,说话总龅牙,切肉的时候还不忘记和刘水生来点荤段子。

    “要不你把这猪腰子也给捎走了,这玩意儿补肾,你们年轻人最爱这个,听说王二狗那兔崽子说你要住在秀兰家?这可烧了村里小伙子的心,便宜你小子了,你可得小心点,别半夜被弄进臭水沟里还不知道咋回事!”

    “得,先来五十元的排骨,五花肉肉也来一点,别忘了洒点盐巴,这猪腰子嘛,还是留给别人吧,尿腥味太重。”刘水生掏出一张一百元的红钞票。

    胖妇反反复复看了几眼,又瞅瞅刘水生的容貌,冲屋里大骂了一声,一名光膀子大汉冲了出来,接过妇人手中的钱,用手弹了几下,又摸了摸印花,确定这钱不假之后,冲刘水生友善一笑,提起案板上的菜刀,一刀下去,干净利落。

    “得,多了一两三钱,你称得多,又是刚回来的村里人,里外都是自己人,便宜你了。”汉子麻溜地用柳枝串上肉和排骨,递给刘水生。

    “下次再来哦。”胖妇找给刘水生一些一元五元的零钱,目送刘水生走后,叼起一只红梅烟,“拿来!”

    “干啥,拿啥呀?”大汉捏着刘水生给的三巨头,还没捂热,就被女人抢了塞到腰间的赘肉里面去了。

    刘水生又到村西口买了一瓶二锅头,还有一把挂面,哼着小曲儿往最南边的秀兰家走去。

    刘水生肩头挂着肉,腰间撇着二锅头,手上捏着面,嘴中叼着烟,一路行走,村里土狗汪汪直叫,跟着刘水生吠了好一段路,偶尔有几个妇道人家窜出来,对着刘水生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那就是小时候刘家的傻蛋?怎么长得这么帅气了!”

    “可不是?啧,村里头都以为他死了,还把他的地给充公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嘘,你这人嘴咋没个把风的呢,是不是你家男人晚上入错了门啊,咋还乱嚼舌根呢,不过他买这么多东西,是去哪啊,这得花多少钱啊。”

    “跟着去瞧瞧,不就知道了呗。”( 乡村野色:我是村长 http://www.qbxst.com/1_1697/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