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非常现代化的高楼,大概有三十来层,最顶端的两层是蓝色玻璃打造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很是漂亮,能采用这样的设计想是这的拥有者具备非常的自信吧。能自信当然是好事,就不知道他会不会也像父亲一样睥睨众生了。摇摇头,对于自己最近频频想到父亲的举动感到无力却又不想终止,一个人孤单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人能让我时刻惦记着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这家公司里人不多,整幢楼空荡荡的,工作人员都分散的坐着各忙各的完全没有交流,每个人都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连我们的到来也没有察觉。老师在前面领队,一个内部人员为我们讲解着公司的历史和构造,还有他们的伟大杰出的老板——一个少年创业,青年时期就坐拥一家大型跨国公司的钻石单身汉。班里的女生全都一副梦幻的神情,那位讲解员也是一脸的崇拜,我都快要觉得这样的老板不是人而是神了,不过也确实是厉害就是了,连像父亲那样辉煌的一个人在他这个年纪时也没能有这般的成就吧。

    一直滔滔不绝的讲解员突然挺了下来,抓抓脑袋不好意思的对着一个刚从外面回来男人红起脸来“boss,你回来了,嘿嘿,这些是我昨天给你说的要来见习的学生,我正带他们参观我们公司。”

    “恩,你去忙吧。还有,叫刘秘书待会冲杯咖啡过来。”男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接着转身走进办公室去了。

    我怎么觉得那人这么眼熟呢,还有这家公司的名字也是,可我从不关心这些怎么可能听过呢!正想着就觉得有人从后面拽住了我,我奇怪的回头,是刚刚那个男人,一脸的兴奋而且气喘吁吁。

    “小鱼,我还以为刚刚是我看错了呢,没想到真的是你,还好我追出来了。”

    “你是?”我疑惑的望着他。

    只见我刚说完他就左手抚着心脏仿佛万分伤痛的看着我,不须等到他的回答,光是这么夸张的表情跟动作我就全记起来了,呵呵,原来是那个和我有过“一夜风流”的男人呀。

    “你不记的我了?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吗?你再再仔细看看,我这么帅的娃娃脸怎么可能看过就忘的嘛!”

    “哈哈,明明长了张大伯的脸还硬要说成是娃娃脸,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哦!”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看到我的表情知道我是在逗他也不在意,拉起我的手“哼,明明认得我还装,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呵呵,我可从没说过我很可爱,老伯,你还是省省吧。”

    “坏小孩,让你联系我你却连个影也没看到,今天要不是我眼力好肯定又被你遛了,走,跟我喝茶去,顺便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就把我拖离了队伍全然不顾身后大家的议论纷纷。

    “不是说去喝茶吗,把我拉到这干什么?”

    “喏…那边不是有茶吗,这有这么多好吃的有什么不好的,还有俊男美女看,呵呵,对吧”

    “要看你自己看,我没兴趣,拜”

    “喂,你别那么没人情味啊,我找不到女伴,你不又没事就帮帮我嘛,改天带你去吃好料算是答谢总成了吧.”他好象很怕我真的走掉,整张脸皱在一起,很激动的样子!

    这家伙也真是的,没经我同意就把我带来参加酒会,我一向讨厌喜欢自作主张的人,尤其对象还是我,真是不可饶恕…

    “我这几天恰巧对吃没什么兴趣,所以呢……让开,我要回去.”

    “好好好,我们走,走总行了吧,我的大小姐.”

    “这还差不多,别以为我们见过几次面就有什么交情.”我严肃的看着他.

    “恩…恩…,知道啦,走吧,带你去逛逛.”看出他有点无辜又明亮的眼,我有一刻的动容,好象突然也不是很反感这地方,就待待吧,反正也累了,休息一下也好.

    “你来这肯定有什么事吧,怎么,不用办了?”

    “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别管那些了,你不喜欢我们到别处去.”他满不在乎的说.

    我环顾了下四周的人事物,这是个商业气息极重的酒会,出席的全是些政贵商要,看来并不如他说的那般无要,想也是拉,能让他亲临的,哪可能是无关紧要的啊.

    “别急着走呀,好歹让我歇歇,想累死我呀.”

    他有些迷惑的望着我,表情尽是不可思议,是在感慨女人的善变吧.“大小姐,你怎么一会一个说法,,这会又不走了?不生气了?”

    “不气了,走,去吃东西去.”我装作没看见他的惊讶,拉着他走到对面的点心区.

    绝对的名师手艺,好吃到让我想连盘子也一起舔干净,他只是站在一边看着我毫无吃像可言的野蛮行径,也不说什么,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宠溺让我无须抬头也能感受的清清楚楚.心里有些得意,要得到这样的一个男人的爱慕可不是件易事,从来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些如花美眷,相貌对他们而言是必须品却也是廉价商品,唾手可得,要得到他的爱就得有些深层的东西,好比智慧,好比才干.现在他爱上了我,不就恰恰证明了我所具备的,真是件让人开心的事.我更加愉快的吃着东西,随带欣赏那些上流人士的虚伪的交际,没什么痹烩更享受的了.

    一块蛋糕递到我面前“吃吃这种看,很好吃的,是我最爱的口味哦.”他满怀期待的等着我品评.

    “不要,我讨厌纯奶油的东西,你自己吃去.”我拒绝自己不喜欢的事物,即使会让他伤心失望,不过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最擅长的就是伤害,爱我的和我爱的人…

    “吃吃吗,不尝尝怎么知道你不喜欢呢,别把结论下的怎么快呀.”边说着他还边把蛋糕往我嘴里送,我笑着要躲开,就这么打打闹闹的让我忽略了一个重要人物的来临,直到…

    “你怎么会在这里?”冷到骨子里的声音让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好巧呀!

    “跟朋友来的,你来谈生意?”

    “恩,没事早点回家,我走了.”说完竟没看我一眼就走了.,哼,让我不爽到了极点.

    “申辰,申氏企业的总裁,你认识他?”一旁看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人忍不住问我.

    “没什么,你不是要让我吃蛋糕吗,来,拿过来我尝尝,看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不好吃的话可是要罚的哦.”他见我避而不答也就跟着我接着闹,哎,还真是个体贴的男人.

    可能看出我有些心不在焉,他拍拍我“好拉,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乖,告诉我你家的地址.”

    “不用了,拜拜.”我嘘了口气,转身离开酒会.

    一出门就有辆黑色轿车等在门口,下车的是父亲的秘书,他看着我,眼光中带着些深意:

    “小姐,老爷让我接您回家.”

    有些惊讶,我坐进车里,他什么时候这么为我考虑周到了.

    车很稳定的开着,可是我的心绪却一直平静不了,今天与父亲的巧遇给了我很大的冲击,准确的说是每次与父亲的碰面都会深深的触动我的心,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个背影.这样的心情是应该出现在一个女儿身上的吗?不是,当然不是,就算感情再好的两父女也不会这样,这可是心动的感觉,这是爱情的感觉啊.突然意识到知道的想法,我犹如五雷轰顶,爱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能爱任何人,却惟独不能爱他呀,就算真的要爱,那也只能以一个女儿的身份,再有什么的话,那即使是如我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不能接受的了.

    当我怀着如此复杂的心情回来时,迎接我的是冷冷清清的家,冷清到不是说没人,恰恰相反,家里有很多很多人,门丁,厨子,保镖…几乎每走几步就能看到,可他们都是些不相关的人,他们之于我毫无意义可言,而这个家的主人,那个最能左右我的人,那个比我更应该待在这个家里的人却像个过客一样,每一次都只是稍做片刻的停留,紧接着是毫不留恋的出走.像今天,本是满心欢喜的以为回来可以见到他,没想到还是一样!

    沮丧的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竟进入了梦乡…

    “我爱你呀…可是我爱你呀,我不管那些别的什么,也管不了那些,我只知道只要好好爱着你就行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我….”

    ……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觉吗?”

    ……

    “啊……够了,我受够了,你们不是说过我体内留着下贱的血吗?好,今天,我就要用我的血染红这里,哈哈哈哈,一起沉沦吧,你们不是比我高尚许多吗,哈哈哈哈哈,今天以后都是一样的了,知道吗,都是一样的了…”

    接着是血,好多的血,不停的流着,把地染成了红色,把墙染成了红色,最后连天空都是红色的了,血还在不断的延伸,仿佛没完没了了般,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凄凉而美丽,整个天地间一片死寂,只剩一个女子倒在地上面色惨白,一张嘴却红的妖艳,未干的血液从嘴角缓缓溢出,幽深的墨紫眼眸在死后仍散发着夺人的光芒.

    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是浑身是汗,眼前好象还是一片鲜红.突然做了这样一个诡异的梦是预示什么吗?墨紫的眼睛?这样的眼睛我只在两个人身上见过,一个是我妈,第二个就是我.梦中女子的脸孔是那样的熟悉,在她身上到处都是我的影子,唯一不同的就是那眼光里流露的毁灭的情感了,早知道的,我是个天生冷情的人,我不可能如此,我如是说服着自己,可心却还在发颤,哎,看来还是不擅长骗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察觉出这么微不足道的理由根本不能说明什么,不是么,我已经变了,变的不再冷心冷性了,我在一步步靠近毁灭的深渊.

    父亲回来了,而且一待就是几个月也不见有要走的迹象,这让我又高兴又恐惧,不过还是恐惧多一点吧,于是我开始逃避回家,逃避见到他,接着就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争执

    “你这像什么样子,三天两头的不回家,看来你是缺人管你了,从明天开始我会让亚欣来家里住,教你一些女孩子该学的东西,你不肯上学也就算了,这次说什么也要好好的跟着亚欣好好的学知道了吗?”

    哼,王亚欣,一个老把自己打扮的像个清纯的大学女生的老女人,连我都看出她不是什么好货了就不信你会不知道,还让她来教我,怕是看准了她爱打小报告的特点了吧.

    我戏谑的看着他,“怎么?想监视我就直说嘛,我又不介意.”

    他皱起了眉头“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给我乖乖的,还有以后你还敢不回家的话就不要怪我.”

    他说这句话时的冷厉眼神像一把利剑,一下子刺穿了我的心,让我失去了和他反抗的力气,拖着沉重的身体转身离去,空气里还飘荡我那句有气无力的“随便你吧”姓王的女人在那天下午就迫不及待的住进了我家,并找尽各种理由粘在我父亲身边,压根没问起过一句有关我的事情,看来她是完全忘记她来这的原因了,只是这一次反常的,父亲没有制止她的行为,还有点乐在其中,我自信父亲不会爱上这样的女人,可怎么会允许她这般放肆?瞧那尾巴快要升上天的女人,愚蠢的让人觉得悲哀,有时候我甚至会想上帝是不是在创造她时忘了给她脑子.

    “啊……”

    一声尖叫刺中我的耳膜,真不知道楼下那女人又发什么疯了.

    “晓鱼,你给我下来.听到没有.”又是一阵尖锐,我的双耳已开始嗡嗡作响,这么卖力的叫,莫非那女人的最终目的是让我变成聋子!

    我走过去关上房门,带上耳机,存当没听见.只是没一秒钟,那疯女人冲了进来,粗鲁的按掉了我的cd机,把我从椅子上拽了下来,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嘴脸.

    “谁让你把客厅的玫瑰全换成罂粟的?”问的理所当然,显然忘了这里是我的家而并非她的.

    “放开你的手.”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冷绝的脸孔竟与父亲有说不出的神似.

    她也发现了,怔怔的看着我,眼中有一丝退却,可很快的又叫嚣起来.

    “你这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像什么话,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是我们申家家教不好呢.”拽着我的手更紧了紧.

    我不耐的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别忘了你只是个客人,给我安分点.”推开她的手,我阴森森的说

    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想给我个下马威的她显然没料到我的强悍,

    “你竟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这样打我…”有点歇斯底里的可怕,可惜对我不起作用.

    “噢?你是谁呢?我到想听你说说.”

    “你你…我是你爸的女友,你未来的母亲,所以你乖着点我或许还可以考虑我婚后让你继续待在这家里,要知道你爸本来可是想把你抛到国外自生自灭的.”她对我摆出一副怜悯的姿态,让人觉得恶心!

    “呵,愚蠢.”

    “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毫不掩饰眼里的厌恶,我睥睨的看着她“蠢”

    “你!不相信我是吗?哈哈,你以为你父亲为什么突然让我到家里来教你,特别是英语,就因为他要把你塞到英国的一所住宿学校去,你在他看来是个累赘知道吗?他从来都不留无用的人在身边的,像你的祖父,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的事情吧?他是在把公司大权都交给你父亲后就被他软禁在一个小岛上了,那么,你觉得他会对你好到哪去呢?”

    努力忽略胸口突来的巨痛,我不允许自己在这样一个女人面前失措,决不允许…

    我完美的隐藏起自己的思绪,依旧轻蔑的望着她

    “说完了吧,说完了请你立刻离开这里.以后怎么样我不管,我现在还是这个家的主人,我想我要请你出去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so,请马上离开这里,至于接下来你是要去找我父亲哭诉还是什么就你自己请便吧.”

    说完我把管家叫了进来

    “方伯,找个司机送王小姐回去,还有,没我的允许以后不准她在踏进这里一步.”

    “可是小姐,老爷那边怕是不好交代吧?”

    “一些不相干的人有什么不好交代的,好了,我要出去了,你快去吧.”

    ……( 禁情[不伦之恋] http://www.qbxst.com/8_8367/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