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龙天下 > 第八章 意外惊喜
    方谢龙得知了自己的前世经历后,决定先开始修炼前几世的师傅长眉真人所传授的峨嵋心法,不过,要修炼这等仙法,饶是他已经拥有了魔王烙印和金刚神力融合而成的邪龙诀,但是若没有足够的天地灵气支持,也是很难练成的,可是,在大都市里由于环境破坏严重,人口过多,根本不可能有他最需要的天地灵气,而且,修炼时需要汇聚和吸收大量的能量,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也不敢想象,就怕再次出现昨天那种情况,万一他一个失控,恐怕就会毁了一整座城市,甚至殃及周边地区。再说,他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世上还有像他这样的存在。现在,中国的天地灵气都聚集在几处名山大川,他要修炼就必须找个人迹罕见的深山老林,越是未经开发的地方,就越是灵气充足。而修炼峨嵋心法的最佳地点,莫过于峨眉山最深处的凝翠崖,那里终年被山雾所笼罩,更有仙法屏障,常人根本不可能进入,最重要的是,那里曾经是峨嵋派掌门洞府所在,虽然凝翠崖开府之时他已经转世离开了峨嵋,但他相信以长眉真人的神通,定能算出他今生的回归,也许会在那里给他留下点什么,于是他决定,先把自己的神识放出去看看。

    方谢龙想到这里,微闭双目,一股强大的神识立时狂涌而出,冲向了峨嵋山,直接找到了一处灵气最为集中的所在,神识转而向下,转瞬之间就已穿过了浓厚的重重云雾,毫无阻碍地突破九层仙法屏障,到了一个万丈深谷之中。只见四面俱是灵峰秀峦,天半一道飞瀑,降下来汇成一道清溪,石壁上藤萝披拂,青青绿绿,红红紫紫,布满了奇花异卉,清香馥郁,绿苔痕中隐隐现出“凝碧”二字,果然,正是凝翠崖。

    此时的凝翠崖中,早已看不到传说中的五大仙府和无数仙阁,却只见无数的嘉木美树、瑶草琪花,围绕着一座亩许方圆、玲珑剔透、通体碧绿晶莹、四外金霞环绕的翠玉孤峰。方谢龙一见这翠玉孤峰,惊喜若狂,他自然认得这座翠玉孤峰正是峨嵋镇山之宝——灵翠峰。这灵翠峰乃是星宿海底万年碧珊瑚结成,被他师傅长眉真人取来炼成了一件至宝,峰内有长眉真人亲手布下的“两仪微尘阵”,别具玄机奥妙。此时不见别的就只见这一座孤峰,自是长眉真人特意留下的,其中必有玄机。

    方谢龙的神识即刻进入了这座灵翠峰,“两仪微尘阵”自然难不倒深得师傅真传的他,他很快就抵达了阵心,只见一片仙雾环绕中,一柄二指宽三尺长的宝剑悬空而立,毫光四射,正是七修剑。他刚一靠近,七修剑就忽地化为一道青芒射入他的神识,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徒儿啊,你终于回来了,你应该已经重得九阳之体了吧,这柄七修剑还给你,我已经重新炼过了,威力更胜从前。你千万莫要再妄造杀孽,如若再遭天谴,为师也救不得你了,你好自为之吧。”声音飘飘缈缈,不知从何处传来,却正是他所熟悉的师傅的声音。随即,他的神识中忽然出现了无数的心法口诀,同时,灵翠峰忽然整个的化成了一道碧光贯入他的神识,而凝碧崖内的灵气也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庞大无匹直似无穷无尽的能量汹涌而入,其中更蕴含了他最需要的至纯至净的天地灵气,一时间,凝翠崖内仙雾翻腾,一团团红色的、紫色的、青色的灵光不断闪现,五颜六色的耀眼光华万马奔腾般涌向方谢龙的神识,那无数的嘉木美树、瑶草琪花随着灵气被一抽而空迅速地枯萎,甚至连那用来封锁凝碧崖的九层仙法屏障也化成了九道银光汇入其中。方谢龙的神识急速地壮大,疯狂地吸收和消化着不断汇聚过来的能量,宾馆内方谢龙的肉身忽地凭空消失,随即闪现在凝翠崖内能量汇聚的中心点上,与神识融合在一起,无尽的能量立刻充满了他的全身,再次地改造强化了他的身体。邪龙诀飞快地运转起来,将吸收的各种能量不断地转化为邪龙气,并拼命地压缩着,可是,汇入的能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很快的,他的丹田和经脉已经容纳不下如此之多的能量了。这时,他体内突然爆出了一团碧光,将不断涌入的能量包裹起来,如此庞大的能量竟然一丝不漏的全部被一卷而空,终于,不再有能量汇入了,那团碧光顺着他体内的经脉飞快地运行一周,随后,在他的丹田潜伏了下来。方谢龙长长地吁了口气,看看四周,凝翠崖内已是一片狼藉,昔日的道家洞天此时已化成了废墟,只剩下石壁上的“凝碧”二字一如既往。

    方谢龙叹了口气,面向石壁跪倒在地,对着“凝碧”二字深深地磕了九个响头,嘴里默念着:“师傅如此厚恩,弟子无以为报,师傅的嘱咐,弟子定当做到,弟子发誓,此生决不妄造杀孽,如有违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心念一转,又加了一句:“此誓只对中国人有效,外国佬除外。”他可绝对不会忘记,日本人加诸于他的苦难,还有那千千万万死难同胞的血海深仇,这个仇,他是一定要报的,即使为此再遭天谴也在所不惜。

    方谢龙凝神内视,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一半能量化了,他一下子有些失神了,这几天来的经历电光火石般在脑海一闪而过,随后突然想到:以后不用待在这里修炼了,师傅已经把我前几世的修为都还给我了,而且,邪龙诀已经能够把别的能量都转化为邪龙气了,这样,以后十年内我只要吸收体内蕴藏的能量就已经足够了,嗯,体内吸收,体内转化,外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动静的。本来还想如果离家修炼,爸妈那里是肯定通不过的,现在,没这个麻烦了,呵呵,那么,还是回上海做爸爸妈妈的乖宝宝吧。

    方谢龙慢慢地站起身来,比先前更强大了数倍的神识无边无际地扩散出去,却发现有五个神识围在了凝碧崖的上空,其中有三个跟他还是同一根源的,他立刻想到云湖长老提起过的那峨眉山上的三个道士和两个和尚,不过,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他,因为他比他们强大太多了,他自然也不想被别人知道他的存在。于是,没有惊动他们,他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凝翠崖,找到了入住的宾馆后,身体也瞬移了过去。

    回到客房内,看到爷爷还没有醒,他也上床睡下了。

    启明星慢慢地在天际升起,月光已经被晨曦冲淡了,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又要来临了。

    这一觉方谢龙直睡到快中午了才醒过来,睁眼一看,爷爷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他的床头正愣愣地看着他,他摸摸自己的脸上,没什么异样,笑了笑说道:“爷爷,早上好啊,怎么了?我脸上有花么?你怎么看着我发呆啊?”

    方云龙一脸慈祥地微笑着,“没什么,正想着你昨天的事,真是越想越后怕,呵呵,你没事就好。嗯,小孙孙啊,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们直接回家去,还是去找你爸爸妈妈?或者,再到别的地方去?”

    方谢龙想了想,说道:“还是去找爸爸妈妈吧,我想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究竟怎么样了,经过了这么多生生死死,我真想从此不再离开你和爸爸妈妈了,我要好好的孝敬侍候你们。”

    方云龙呵呵笑着,摸了摸小孙子的头,说道:“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好男儿志在八方,你怎么可能永远不离开我们呢,嗯,你有着份孝心,爷爷和你爸爸妈妈就很开心了。”

    方谢龙翻身坐了起来,看到床上有一叠报纸摊开着,他懒得再用手拿起来看,直接放出神识扫描了一遍,整版整版的几乎都是关于昨天所谓天现异相的报道,还有各种不同领域专家的采访,有的说是一种特殊的日全食,有的说是什么极为罕见的七星汇聚,甚至有的说是海市蜃楼的幻景,不一而足。不过,有一篇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文章却引起了他的注意,说是昨天在武侯祠有爱国人士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虽然充满了激进的民族主义,却正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共鸣,现场掌声雷动,一片欢呼声云云。方谢龙一看演讲的内容,竟是他们家里平时在饭桌上经常讨论的那些话,其中有几句甚至还是他的原话,他立刻反应过来,这一定是他的爸爸说的,那个所谓的爱国人士一定就是他爸爸。方谢龙欢呼一声,一跃而起,嘴里囔囔着:“找到爸爸喽,找到爸爸喽,爸爸上报纸啦,爸爸上报纸啦。”

    方云龙倒是给他吓了一跳,忙一把拉住他,问道:“什么事啊,什么找到你爸爸喽,你爸爸几时又上过报纸了?你没睡糊涂吧?”

    方谢龙抓起报纸,翻到那篇报道,指给爷爷看,说道:“爷爷,这张报纸你没看过么?看看这篇报道里的演讲内容,是不是跟我们平时在家里说的那些话一个论调,有的甚至就是我们说过的原话,你说,这个所谓的爱国人士是不是我爸爸?”

    方云龙看了一遍,说道:“是很像你爸爸的论调,嗯,没错,差不多可以肯定,这是你爸爸,那么,看来他们还在成都了,走,起床了,我们去找他们,给他们一个惊喜。”

    方谢龙欢呼一声,跑进盥洗室去漱洗一番,然后拉起爷爷就往外跑。两人到了宾馆大厅,由于前段时间青龙包被军队封锁,外地来的考古人员都滞留在成都市内的事情在当地报道过,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们很容易的就从服务台那里得到了考古人员入住宾馆的所在。方谢龙迫不及待地就把神识放了过去,刚好看到他爸爸妈妈正同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有说有笑地从宾馆走出,上了一辆的士,扬长而去。他的爸妈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看上去精神不错。他的神识冲了下去附在哪辆的士上面,跟着他们到了一个饭店,看着他们进了包房,然后退了回来。

    方谢龙对爷爷说道:“爷爷,我爸他们现在不在宾馆,他们到那个什么热盆景大酒店去吃饭了,还有个解放军叔叔跟他们在一起。”

    方云龙自然不会去问他怎么会知道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直接去那个热盆景大酒店。”

    方谢龙笑了笑,说道:“不,爷爷,我们还是先到那个酒店的附近打个电话给他们,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他们在哪里,然后再故作巧合地告诉他们,我们就在他们附近,这样就能跟他们碰面了,要不,我们怎么解释我们知道他们在热盆景这件事,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受怕,我的事情,就算以后终究会被他们知道的,但总是越晚越好。”

    方云龙惊讶的看着小孙子,说道:“你小子行啊,心眼这么多,跟自己爸爸妈妈还要玩心计,嘿嘿,不错啊,多个心眼好啊,以后能够少吃点亏。嗯,你这个小混蛋,不想让你爸爸妈妈担心受怕,那爷爷呢,爷爷就不会为你担心受怕了吗?他妈的,亏爷爷把你养这么大,没良心的小王八蛋。”话里好像是在骂小孙子没良心,其实他心里得意着呢,这说明小孙子跟他亲啊。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方谢龙自然知道爷爷话里的意思,嘿嘿笑着,说道:“那么,我们就过去吧。刚才我在那里看到边上还有个饭店,叫什么岷山饭店,我们先去那里,再打电话给他们。诶,对了,爷爷,你的手机呢?”

    方云龙搔搔头,“还不是为了你啊,上次在少林寺那个初祖庵的地下石室里,你们动静那么大,我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早被压得粉碎了,回去再买一个,现在就只好打路边的投币电话了。”

    两人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敢乱用什么须弥介子空间跳跃的功夫,老老实实的招了一辆的士过去,按方谢龙的计划行事。

    却说谢云真急急忙忙地冲出酒店,不顾仪容的在大街上跑了几步,就看到日思夜想的儿子蹦蹦跳跳地迎面跑了过来,忙赶上几步,蹲下身子,一把搂住了儿子,不停地在他浑身上下摩挲着,亲吻着他的小脸蛋,两行清泪唰的流了下来,喃喃地说道:“龙儿啊,我的小龙儿啊,你到哪去了,可把妈妈给想死了,你没事吧,怎么出去玩也不打个电话给妈妈啊。”

    方谢龙也紧紧地搂住了妈妈的脖子,嘴里叫着“妈妈,妈妈”,想起自己这几天的遭遇,经历了生生死死之后,他更加的依恋妈妈的怀抱,那温暖亲切地感觉,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包括爷爷。他的眼圈红了,一头扎进妈妈的怀里,嗯,妈妈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母子俩紧紧地拥抱着,都忘了这里还是在大街上,直到方云龙走到身边咳了一声,谢云真才松开儿子,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整理一下衣襟,清丽的脸有些红了,“爸,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您好吗?”

    方云龙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呵呵,大家都好,走,进去再说吧。”

    谢云真紧紧地握住儿子的小手,连日来的担心挂念和焦虑忧急一扫而空,脸上荡漾着身为一个母亲的幸福笑容,回身走进了酒店。

    酒店包房内,方烈天嘴里说着妻子的多心,心里却也因这意外的惊喜而激动不已,毕竟是亲生的宝贝儿子嘛,这么多天音讯全无,他其实也是极为担心的,不过在外表上,他总得比妻子坚强些,一切的忧虑都只能放在心里。看到妻子牵着宝贝儿子走进来,他立刻停止了说话,站起来走到儿子面前,一把抱起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强忍激动地说道:“龙儿啊,你没事吧,怎么这么多天连电话都不来一个,你想爸爸妈妈吗?”

    方谢龙一手紧紧搂住爸爸的脖子,又一手钩住妈妈的脖子拉近过来,三个脑袋顶在了一起,三张脸上都挂着泪珠,一家三口,不,一家四口终于团聚了。

    方云龙站在包房门口,微笑着看着他们,心里感慨万分,唏嘘不已,两朵泪花湿润了眼眶。

    田震云坐在一边羡慕地看着这一家子,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好久没看到他们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一切都还好么。格外强烈的思念一下子涌上心头,此刻的他,多么希望能身生双翼,即刻飞回到家人的身边。由于他长期住在部队里,陪他们的时间已经太少了,实在是对不起他们母女俩啊,这次难得有了个假期,却又在家闲不住,还是跑出来游山玩水。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啊。看到这一家人团聚的感人场面,他决定,回去以后,要跟家人商量一下,要么是家人跟他一起住到部队里,要么是他申请调动岗位,反正一定要想办法住在一起,他要好好补偿补偿家里的母女俩。( 邪龙天下 http://www.qbxst.com/8_8387/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