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后,东北的地方军阀陆振华带着一家老小逃亡到上海,在法租界定居。他的九姨太雪琴为人专横跋扈,将八姨太文佩母@女、李副官一家逐出陆家。这两家人一时失去经济来源,日子贫困窘迫。文佩的女儿依萍找上门去向父亲讨要生活费,与雪琴发生冲突,遭父亲鞭打,就此立下了复仇之志。依萍复仇

    依萍去大上海工作

    剧中情节(20张)为维持生计,李副官只得去当黄包车夫。一天,他的女儿可云(徐露饰)发病,他前来向文佩求救。但文佩难以帮助李家。依萍见此现状,决定瞒着母亲去大上海舞厅当歌女。在舞厅,她与申报记者书桓(古巨基饰)相识。当她得知书桓是九姨太女儿如萍(林心如饰)的男友,顿生夺人所爱之念。不料在交往中,依萍陷入了情网,与他真诚相爱。

    可云真相

    失去了书桓,如萍痛苦异常,然而就在她的身边,书桓的朋友杜飞(苏有朋饰)却悄悄地爱着她。可是,如萍只尊重他的友谊,却拒绝了他的爱情,因为她的心中只有书桓。尽管这样,杜飞仍一往情深。可云的精神病又复发了,在依萍的一再追问下,李副官说出伤害可云的竟是如萍的哥哥尔豪(高鑫饰)。原本依萍不想张扬这件往事,因为那时尔豪与可云毕竟才只有16岁,两小无猜。可是,一天在冲突中,依萍将尔豪拉到李家。尔豪见到可云后,极度震惊。他只知道母亲曾对他说,可云已嫁到广州。此事发生后,尔豪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的恋人方瑜(李钰饰),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未来。

    梦萍被辱

    然而,雪琴认为这是依萍有意和她作对之举,因此她找到她的姘夫魏光雄(王伟平饰),魏光雄派人将依萍狠揍了一顿。舞厅的老大秦五爷(黄达亮饰)想帮依萍查出元凶,可多次努力仍找不出头绪。

    依萍、书恒、尔豪、杜飞、方瑜和如萍一起帮助可云唤起对往日的记忆。可云的病逐渐地好了起来,她忘记了死去的孩子,却记起了尔豪。目睹这一切,尔豪的女友方瑜提出了分手,她说她在唤醒可云的时候,也唤醒了自己。可尔豪说,他唤醒可云是面对良心,而不是爱情。此时,有着大小姐脾气的如萍的妹妹梦萍(乐珈彤饰),在舞厅里被人强暴。

    《情深深雨蒙蒙》剧照(20张)书桓去绥远

    一天,书桓偶然看到依萍以前的日记,了解到她强烈的复仇心理,知道了依萍接近他,是因为想要报复陆家,想要陆家的每一个人痛苦。这刺痛了书桓的心,他决定与依萍决裂。为了逃避,书桓投身到抗日烽火中,当上了战地记者。这对如萍是个机会,她想念着书桓,决定去前线找他。当如萍在隆隆的炮声中出现在书桓面前时,他惊呆了,同时也被感动了。书桓毫不犹豫地与如萍订婚。

    订婚庆典上,依萍前来祝贺,还为他们唱起了《欢乐颂》。歌罢,依萍因饮酒而情绪大变,神志不清,从桥上落水。书桓和李副官将依萍救起,急忙送到医院,但她的生命危在旦夕。书桓悔恨交加,抱着依萍说,他是因为爱她太深,才不能忍受她的“不爱”的。见此情景,如萍觉得自己输定了,决定退出这一场“两个女人的战争”。依萍病愈后,与如萍的恩怨也得到了化解。

    姐妹和解

    随着两姐妹得和解,雪琴的愤怒和仇恨却与日俱增。当她发现丈夫振华要另购房子与文佩母@女一起生活时,不禁怒火中烧,赶到依萍家大吵大闹。依萍原来想跟雪琴和平相处,却被逼得走投无路,说出雪琴与魏光雄私通之事并得到李副官的证实。这番话恰巧被门外的陆振华听到,激起了陆振华的震怒。面对丈夫的审问,雪琴坦然承认尔杰便是他和魏光雄的私生子,并破口大骂陆振华。盛怒之下,振华把雪琴母子关进地窖,说要饿死他们。

    如萍、尔豪想尽办法营救母亲和弟弟,奈何父亲盛怒难消,一时束手无策。依萍和书桓出面劝阻,振华为情所动,决定顺水推舟,给如萍以机会营救雪琴母子。如萍在母亲的指点下,找到魏光雄。原来,魏光雄是黑@社会中人,他在抢出雪琴母子的同时,还与雪琴密谋将陆家的财产洗劫一空。

    眼见自己的母亲居然不顾子女,与姘夫合谋作出此等恶事,如萍大受打击,最终她留下一封家书出走。此时,“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原本想一死了之的如萍,在时代的感召下,就此投身到关系民族存亡的战斗中去。

    抗战爆发后,书桓、杜飞、尔豪、和依萍也投入到全民抗战之中。8年过去了,他们相继重逢。杜飞与如萍是在战场上相见的,结果他们走到了一起。依萍也见到了书桓。

    编辑本段分集剧情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收起查询1集2集3集4集5集6集7集8集9集10集11集12集13集14集15集16集17集18集19集20集21集22集23集24集25集26集27集28集29集30集31集32集33集34集35集36集37集38集39集40集41集42集43集44集45集46集第1集

    民@国初年,内蒙的军阀陆振华长街惊马,差点伤了一富家小姐傅文佩。傅小姐年轻貌美,性格温柔,陆振华看中了她,娶她为八姨太;第二年,陆振华又相中了京剧演员王雪琴,娶为九姨太。漂亮而颇有心计的雪琴进了陆府后,争宠主宰了这个家庭。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陆振华失去了地方势力,带着九姨太、佩姨太和李副官等一家大小逃到了上海的法租界。有一天,上海申报社记者书桓。杜飞为拍摄新闻照,遭到娱乐界名人秦五爷的手下追逐。在电车上九姨太雪琴漂亮而又善良的女儿如萍,帮他们收藏了胶卷,从此书桓、杜飞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在交谈中得知如萍的哥哥尔豪正是他们的朋友,也在申报工作,人称申报“三剑客”。陆振华一家到了上海后,傅文佩被九姨太排挤出陆家,生活穷困。一天,文佩的女儿依萍下雨赶到父亲家。父亲陆振华见她寒着脸,开口就要一大笔生活费,已有些不快,更加上九姨太雪琴一旁煽风点火,两人发生严重冲突。

    第2集

    父亲陆振华训斥依萍,依萍当然不服,与之争执,父亲大怒之下动用马鞭,抽打了依萍。原本是来要生活费的依萍,此时种下了复仇志。依萍离开陆家正在雨中,申报记者书桓又与依萍邂逅,他想帮助她。依萍得知书桓是陆家的朋友,她心里对书桓有好感,但嘴上却说,她不愿与陆家朋友交朋友。为了维持生活,依萍去大上海娱乐公司应征会计,看到舞台上红牡丹的彩排,忍不住口出狂言,自认唱得比她好。在秦五爷的激将下,竟然上台高歌,她那清纯自然的青春气息,打动了秦五爷。但她并没有同意留下来工作。为了解脱困难,依萍去找方瑜帮助,方瑜二话没说,让众同学帮助救急,依萍感动不已……

    第3集

    申报为了增加报纸的可读性,报社让书桓、杜飞去采访92岁寿星老太。他们到了那里,不料老人的猫逃走了,为救猫出现不少险情和笑话。一次,依萍发现母亲瞒着她给人洗衣服,她见了以后心疼,她对母亲说,她想去做歌女,文佩一听,极力反对。九姨太雪琴知道女儿如萍心里的事,嘱女儿好好打扮自己。那天,如萍和她的哥哥尔豪、小妹梦萍,与书桓、杜飞他们去郊游,他们玩得很开心,而且拍了很多有意思的照片。如萍喜欢书桓,书桓、杜飞也都喜欢如萍,只是心里不说而已。二十年跟随陆振华的李副官一家,也被九姨太排挤出陆家,搬到上海下层的穷困地区,以拉黄包车为生。一天,李副官突然向文佩求救,揭开了女儿可云发疯的惨况。原来,可云五年前离开陆家,被人抛弃,生了一个孩子,又不幸死去。就此,可云陷入迷@乱,以为自己孩子活着而发疯。依萍见到李副官一家和母亲的现状,心痛异常。

    第4集

    可云和母亲的现状,深深地刺激了依萍。依萍决定瞒过母亲以“白玫瑰”的身份去大上海舞厅演唱。那天在舞厅,依萍的一曲《烟雨蒙蒙》惊四座。曲罢,正在舞厅采访的书桓认出了那天雨中邂逅的依萍,但是并不知道她的姓名。由于她歌唱得好,客人要求她加唱一曲,高傲的依萍断然拒绝,与秦五爷发生冲突,书桓、杜飞出来干涉,最终以书桓答应采访秦五爷而告终。依萍感激书桓的帮助,但不愿意透露自己实情,并不愿与陆家朋友交朋友,此事让书桓觉得困惑。那天,李副官接依萍回家后,她的母亲文佩为女儿过十九岁的生日,母@女相依为命,李副官与她们一起回忆逝去的日子。

    第5集

    书桓见到依萍回到公寓后,一直迷惑不解。杜飞认为她可能是陆尔豪的女友,尔豪**,女友太多,并与她有矛盾;因此她不愿暴露身份。书桓认为他的分析有一定道理,但又不敢查问尔豪。如萍比依萍小几天,这一夭,雪琴为她举行生日派对,家里热闹异常,振华想起了依萍的生日,要尔豪送钱给依萍母@女。尔豪开车去依萍家途中,水溅依萍的好朋友方瑜,尔豪与之发生争执。但没想到就此番相遇,两人都陷进情感“水坑”,但父亲的钱,仍然被依萍义正严辞地拒绝了。可是,依萍在上海舞厅的歌女生涯并不顺利,她又一次得罪了客人,回到后台又挨秦五爷的辱骂,正在采访的书桓出来相助;说服秦五爷。当晚,书桓用马车送她回家,劝她放弃舞厅唱歌,依萍不从。杜飞暗中爱上如萍,怕夺了朋友所爱,便公开向书桓提出他要追求如萍,书桓没有说什么。

    第6集

    尔豪拜访方瑜,死皮赖脸地追求她。方瑜虽然嘴上骂他对依萍的冷漠,心里还是为他大老远来探望她而感动,并答应与他一起出去吃饭。如萍爱的是书桓,却一直不见他来看望,也找不到书桓。尔豪看出妹妹的心事,提议她与杜飞、他三人一起去舞厅寻找采访的书桓,并给他一个惊喜。一到舞厅,尔豪和如萍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在这里当歌女。尔豪冲进化妆室要责问依萍,依萍根本不卖他的账,让秦五爷把他赶出去。尔豪也不怕,要秦五爷不要干涉陆家的事,因为她是他的妹妹。此语一出,书桓、杜飞大惊。一场大乱后,书桓、杜飞终于明白那团“谜”真相,他们过去的分析都错了。

    第7集

    当晚,书桓和依萍、如萍、杜飞、尔豪等几个在书桓居住的公寓坐了下来,想说服依萍不要做歌女。但是说不了几句话,他们就谈崩了。依萍说她喜欢这份工作,只要他们不要在家里乱说,她都无所谓。舞厅事发后,书桓、依萍感情加深。那天,他们一起去浦江看落日,依萍问他,舞厅的采访几时才能结束?书桓说,他还有未了的事,他在她的手心里写下一个“你”字。依萍深情地望着他。又有一天,书桓突然出现在文佩的面前,他自我介绍说,他是书桓,是她女儿的朋友,为此希望文佩能认识他。书桓的出现,让依萍惊讶不已。为了不让母亲为他们忙碌,她把书桓带到了李副官家。振华一直关心着佩姨,尔豪没有完成他的心愿,这次又找上如萍,希望她把钱给依萍她们送去。尔豪他们都表示不要再送,雪琴又百般抵毁依萍。然而振华却说,依萍是个小豹子性格,就此两方争吵起来。如萍为了息事宁事,答应送钱。果然,依萍照样不肯收下送来的钱,如萍放下钱就走。

    第8集

    那天,陆家正在款待书桓、杜飞。为送还父亲的钱,依萍突然来临,她见书桓也在此,故放下钱就走。不料,她被父亲喝住,并把她介绍给众人。为了不让振华有察觉,书桓、杜飞与依萍都做起戏来。可是当她见到他们在如萍生日派对上的照片后,醋意大起,依萍再次冲撞父亲。振华一怒之下,把她推倒在地,泼了一身的咖啡渍。如萍让依萍去换衣服,她又发现有不少如萍与书桓的照片,一气之下冲出了陆家门。依萍一走,书桓也跟着她走了出去。这时,如萍对他俩的事,什么都明白了。杜飞去如萍的学校里,看望如萍;正遇上一学生郑海生以自杀来唤起民众的抗日爱国的热情。杜飞为救郑海生而受伤。书桓离开陆家后,如萍一直很痛苦,雪琴不知情,说如果书桓真的被依萍抢去了,做母亲的会永远看不起她。尔豪也出来干涉依萍与书桓的事,书桓干脆宣布,他爱依萍!为此,两人打了起来。就在此时,如萍突然出现,把尔豪和书桓赶走,并向杜飞坦露心迹:她仍爱书桓;而杜飞只能做她的终身好友……

    第9集

    当尔豪知道了依萍对方瑜的谈话后,前来警告依萍,请她不要干涉他与方瑜的事。如萍完全浸沉在失恋的痛苦之中,她把过去的照片一一烧掉,不料燃着了窗帘布,眼看危在旦夕,尔豪他们冲过去及时扑灭了火焰,终未酿成灾难。第二天,尔豪将此事告诉了书桓和杜飞,杜飞也说出了如萍仍然爱书桓的一段真情告白。书桓呆住了。尔豪请求他再给如萍一次机会,但感情问题,毕竟不是选择题。书桓答应决定与如萍深谈一次。书桓向如萍表露了他爱依萍的心迹,没想到,如萍仍然对他说,如若有一天依萍辜负了他,她要他记住;书桓还有如萍。

    第10集

    依萍去看望可云,可云又发病了。依萍、书桓带着可云去医院看孟医生。孟医生对她只记得失去的孩子,而不知孩子的父亲是谁,觉得奇怪。医生相信她的病会好,但必须要了解发病的原因。杜飞决定做东来修好尔豪兄妹之间的关系,他去校园想找如萍商量,杜飞跳上她们布置的舞台,不料踩空摔伤了屁股,大出洋相。如萍在梦萍面前说漏了嘴,梦萍得知依萍在舞厅当歌星的事,并告诉了父亲,引起一家人的震动。振华急忙赶去找文佩,责备她没有把女儿带好。接着,他又去了舞厅准备大闹,不巧依萍在唱文佩当年喜欢的歌《往事难忘》,振华呆住了。

    第11集

    虽然《往事难忘》让振华回忆起与文佩美好的情景,但他仍然没有原谅依萍,并愿意出钱撕毁舞厅的合同,让女儿停止唱歌。依萍不从,气走父亲。书桓为振华说了几句公道话,依萍却与之争执起来。他们回家,母亲又要依萍放弃大上海舞厅工作。依萍仍然不依,经过书桓的工作,两人总算平静下来。书桓表示,他要为依萍快乐的生活而努力。依萍答应书桓的要求,到陆家讲和。他们刚到陆家,依萍发现有一辆她认识的车在陆家的门口。但她并不知道,车主魏光雄与雪姨有染。依萍与书桓来到陆家,振华热情接待,依萍却告诉父亲,请他不要干涉她在大上海舞厅的工作。

    第12集

    依萍想与父亲讲和,没想到又不欢而散。更加上小妹梦萍从中跳出,给了依萍一个耳光,她与陆家之间的矛盾再起波澜。尔豪、如萍责备梦萍破坏和好局面,雪琴却帮助梦萍呵斥尔豪与如萍。如萍不服,结果又挨母亲毒打。尔豪为抚慰如萍不愉快的心情,约杜飞、方瑜去马场骑马。不料,杜飞摔了马,为此惊哭了如萍。夜晚,当依萍出舞厅时,没想到母亲在门口等她。依萍不要母亲来接,文佩却恳求女儿,不要她再在这里唱歌了,否则她将天天来接她。依萍只得答应母亲的要求,说唱到九月份后再不唱了……

    第13集

    可云终于被救了下来,回到了家。李副官向依萍、书桓回忆当年他们是怎么被赶出陆家的。雪姨污蔑可云偷了她的珠宝,李副官一气之下离开陆家。谈话间,依萍觉得李副官一直在保护一个人,到底谁是可云孩子的父亲?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在跑马场,依萍追问父亲,是否养过一只叫“猛儿”的老鹰?父亲说记得。她又问父亲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振华却说,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依萍一听,生气地离开马场。杜飞因再度毁了相机而遭调职,幸依萍及时送上一部新相机给他向老总交待。杜飞可以说是个灾星,一次他在拍瓷器展览时,又大出洋相,打坏了瓷器。走出展览馆,杜飞在植物园又多管闲事,跌倒在仙人掌上受伤……

    第14集

    佩姨得知依萍与书桓分手,非常吃惊,劝说女儿不要任性,她说书桓这个孩子不错,说如果与他分手;她以后不会再有第二个“书桓”了。依萍仍不听从。那晚,在大上海舞厅中,当依萍忘情地唱起了“早知道,如此匆匆,又何必,和你相逢”。不料,书桓正坐在下面痛苦地凝视着她。她当作没事,在客人桌上喝酒,一杯又一杯。书桓前来阻止她,因此与客人冲突了起来;被秦五爷赶走。书桓离开舞厅后,在雨中于依萍的家门口站了一夜,终干两人和好如初。当如萍得知他们和好后,才如释重负。方瑜提议大家一起去大上海舞厅聚会,为依萍捧场。依萍见到方瑜后,颇为高兴。依萍唱起了《雨中的故事》,抒怀她与书恒的爱。歌罢,方瑜悄悄地在依萍耳边说,为了她们之间的友谊,她请求她不要再与她的哥哥陆尔豪作战了。

    第15集

    这一晚,依萍心情激动,她跑到母亲的房里,要与母亲睡在一起。她问母亲曾爱过否?佩姨说起了自己与她父亲的一段美好的情缘,她说她父亲还是一个有感情的人,要依萍学会对宽容。但每次依萍要与父亲和好,总有人出来难为她,这一次是梦萍,嘴巴凶狠又不饶人。依萍刚来时的好脾气全没了。申报社的主任要杜飞挖掘些小人物的故事,为此杜飞、书桓一起去找李副官。他们刚到那里,一群流氓正在欺侮李副官,他们上前帮忙李副官打退了这些流氓。为了让李副官休息,杜飞代他拉黄包车,不料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拉上车后却大出洋相,要么不认路,要么拉不上坡,因此非但没有挣到钱,反而要倒贴……

    第16集

    要想兴师问罪的依萍到了陆家后,没说上几句,就与陆家的人吵了起来,但当她说出五年前李副官离开陆家时,还有一笔末了的帐,总有一天要“清算”时,众人皆惊。依萍回家,把一肚子的委屈向母亲倾诉。然而,佩姨却要饶恕他们,不管怎么说,她是逃不脱这命定的事实,她是陆振华的女儿。依萍默然。尔豪与方瑜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尔豪准备要带她见父母。然而杜飞追逐如萍却始终没结果,这一次他又带来一根“肋骨”送给如萍,想借物抒情。不料,那“肋骨”被狗刁走。杜飞为了夺回他的“肋骨”,拼命地追逐,结果又被狗咬伤。

    第17集

    依萍听到是尔豪害了可云后大怒,欲想告诉方瑜,让她离开尔豪。书桓不同意,因为他当时还很小,此事不能全部怪罪他。他希望将它埋葬成秘密,否则一旦暴露,定要伤害很多人。依萍不听书桓的劝告,仍对方瑜说了一些不明不白的话,并要她立即与尔豪分手。方瑜颇为迷惑。某饭店,雪琴正带着如萍去相亲。尔豪知道此事一定让杜飞很伤心,他让杜飞装扮成服务生,混到相亲的现场。结果他又出洋相,原想惩罚相亲对象,却一次又一次把汤水倒在如萍的身上,就此相亲不了了之。雪琴知道后,大发雷霆,训斥尔豪兄妹。尔豪举行聚会,书桓想让依萍一起去。依萍想查出可云的发疯原因,不想赴约。书桓出于朋友之情,硬是把她拖了去。可到了那里,依萍耐不住火爆脾气又与尔豪碰僵,聚会不欢而散……

    第18集

    依萍狠狠地责备父亲这几年来对母亲的不是。没想到,这次父亲理解她的心情,还邀请依萍骑马散心。依萍感动了,她向父亲认错,说自己误会了他。方瑜一直想着那天依萍说的话,渐渐地明白依萍之所以没有说出她要说的话,是因为依萍怕因此而伤害了她。可尔豪觉得她是存心要拆散他们。他按奈不住自己的愤怒,直接找依萍问罪。依萍二话没说,拉着他直往李家跑。尔豪见到痴呆的可云后,极度的震惊,他没想到小时候发生的故事,结局会是这样的惨烈。那时他只有16岁,母亲曾告诉他,可云去了广州又嫁了人。他信以为真,实际上是雪姨欺骗了他……

    第19集

    尔豪受了这一刺激后,踉跄地来找方瑜,他不知自己该怎么办,只希望方瑜只要离开他。方瑜不明事情真相,一脸困惑。尔豪回到家中;父亲狠狠地责备他。他说,这件事瞒了五年到今天他才知道,让他做了那么长时间的不仁不义的人。雪琴却说,这事是依萍的挑拨,振华气极,上去就给她个巴掌,训斥她瞒着他赶走了李副官一家。雪琴还要回嘴,气极的他要上前打雪琴,如萍极力劝阻。尔豪争辩说,父亲一辈子娶了几个妻子,敢说没有害过人吗?振华人受刺激,一怒之下把儿子赶出了家门。尔豪到了书桓公寓,尔豪与书桓争执了起来。杜飞拿出照片,让他看那天可云爬在墙头喊“猛儿”的情景。不一会,如萍也来到了公寓。书桓向尔豪提出,要他向方瑜坦诚告白事实的真相。如萍赞同,尔豪担心。果然,当方瑜知道了情况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第20集

    雪琴受的气没处**,只得去找**光雄,在他面前哭诉她被打的经过。光雄干脆要她跟他一起生活,但雪琴觉得,一旦她住了过来,对尔豪、如萍两个孩子不好交代,她只是恨依萍。光雄告诉她说,放心,与她作对的小贱@人就交给他了!一天夜晚。几个恶少突然出现在下班的依萍面前,他们使了一个调虎离山计,把她拖到了废园附近,痛打一顿。幸亏,书桓及时赶到救出了她。秦五爷知道后大惊,嘱他的手下蔡经理一定要抓到这几个下毒手的人。那天,振华给李副官家送钱,可云抱着枕头认出了他,便跪倒在地,求他为她这孩子起个名字。振华伤心地给这一孩子(枕头)起名为“怀念”……

    第21集

    尔豪没有同意父亲的决定,认为时代不同了。可父亲说,他要不娶可云,就别想把方瑜娶回来。为此,尔豪痛苦,方瑜也痛苦。为了挽回方瑜对尔豪的情感,书桓想让依萍也来帮忙,依萍执意不从。为此,他们之间闹得有点不开心。如萍约方瑜出来散心。杜飞放风筝替尔豪表白对方瑜的心迹,结果又出了闹剧般的险情……为了让方瑜快乐起来,尔豪、杜飞和书桓他们几个可以说用心良苦。最后,依萍也忍不住前来参加他们的活动,而且在大上海舞厅里为他们唱起了“快乐颂”。杜飞为了讨好如萍,用葫芦刻了一个“傻瓜”,不料葫芦掉落,沿途滚去,杜飞追得匪夷所思,看得如萍目瞪口呆,只好收下“傻瓜”。

    第22集

    他们一次次看望可云,可云渐渐记起她与尔豪过去的许多事来。书桓认为她既然记得那么多事,一旦病好了,如果她知道尔豪爱的是方瑜,怎么办?依萍一时想不出办法。这时,依萍突然发现雪姨正匆匆在马路对面走过,她连忙跟踪过去。她又见到了那辆车,接着看见她正与一个男人在一起。书桓突然不见了依萍,急得要命,正到处寻找之时,依萍走来。她告诉他刚才跟踪雪姨所见,并把车号抄了下来。书桓说,有了车号,秦五爷一定能找出车主了!秦五爷终于打听到那辆车的车主叫魏光雄,五年前从哈尔滨来上海,现在拥有个小帮会,专事贩卖鸦片生意。秦五爷推测,此人可能就是指使那些小混混来打依萍的后台。依萍一听,马上警惕起来。她觉得一手遮天的雪琴可能与此人有瓜葛,于是她为父亲担心起来……

    第23集

    事后,振华悄悄地告诉女儿依萍,不要为他担心,他还藏着不少钱,为的是将来有一天要给她买房、办婚事。依萍劝父亲,不要为她操心,现在时局不太平,要防止战乱。书桓、依萍几个人依照医嘱,努力为可云恢复记忆。他们重新饰演了过去的故事,固然可云的记忆,逐渐有所顿悟和变化。可是,他们在重演尔豪水边初吻可云情景时,参与帮助可云恢复记忆的方瑜受不住了。可云的病牵动着两家人,一次振华与文佩不约而同去李副官家,在桥头邂逅,彼此又惊又喜。

    第24集

    文佩与振华到了李家后,依萍也来了,当她告诉父亲,可云的病已经好多了。振华觉得很高兴。杜飞要送礼物给如萍,被如萍的女同学耍弄。如萍要杜飞再也不要送东西给她了,她的心里除了书桓,再没有第二人。她的话让刚回寓所的书桓听到,心里十分感动。几天来,经过依萍他们几个人的努力,可云终于认出了尔豪。大家都为此高兴。此时,方瑜却对尔豪提出分手,她说唤醒可云之时,实际上也唤醒了尔豪对她的爱。尔豪却说,他唤醒的是良心,并非爱情。书桓私下对此提出质疑,现在尔豪到底是假戏真做,还是真戏假做?依萍听了一愣,她为方瑜、可云担心……

    第25集

    梦萍在大上海与几个混混闲混,恰被书桓与依萍碰见。书桓要梦萍赶快回家,几个恶少却与他打了起来,并拖着梦萍逃走。书桓欲要追赶,依萍阻拦,不要他多管闲事。书桓夜半回寓所不放心,打电话给如萍,询问梦萍是否回来?书桓的担心,果然成了可怕的现实,梦萍在废仓库被几个恶少强暴了。深夜,衣衫破烂的梦萍回到家里,哭着扑到在如萍的怀里。第二天,书桓安慰如萍,如萍伤感地说,宁愿安慰人,不图人安慰。书桓把梦萍遭强暴的事告诉依萍,依萍因为对梦萍有成见,对此提出质疑,于是书桓觉得她太过分了,两人为此争吵了起来,甚至依萍提出要分手。书桓一气之下甩手离开依萍家。其实这一个时期内,尔豪、杜飞与书桓这三个男人都在情感问题上遇到了麻烦:方瑜心里不舒服,如萍只认死扣,而依萍提出要分手。他们正在烦躁时,报社来人通知说,杨树浦日本纱厂工人罢工,要他们赶快去采访……

    第26集

    书桓病得不轻,满嘴说胡话。杜飞请依萍来护理,如萍又捷足先登,依萍再次起误会。但是,依萍与书桓两人的感情很快恢复了。其实,在与如萍的多次接触中,书桓的心中对如萍的感情又死灰复燃。他们在继续帮助可云的时候,两人的目光时时相对。依萍看在心里,也为此很担心。书桓要回南京探望父母了,依萍到车站为他送行。以前书桓多次提出要带她去见父母,而这一次却只字不提,依萍的心里隐隐作痛。在火车起动的那一刻,依萍觉得有什么东西牵动了她的心,她尊重地告诉书桓:不要对他们的未来失去把握!……

    第27集

    方瑜为尔豪与可云的事痛苦异常,她私下对依萍说,现在真的要她与尔豪分手,她也难以做到。就在这天,依萍收到了书桓给她的热情洋溢的信。依萍正在高兴时,方瑜警告道,爱书桓的不止是她一个!大上海舞厅由于红牡丹请假,秦五爷让人来请依萍去唱几天。化妆室里。杜飞前来告诉依萍说,书桓一时不能从南京回来了,特地让人送来一件大礼物。日夜思念书桓的依萍一听,情绪大落,连送的是什么礼物也不愿意看了。杜飞要她打开礼物,原来,提早来的书桓就藏在这件大礼物中,书桓从礼物箱中钻出时,让依萍大出意外。梦萍终于遇上麻烦,她怀孕了。此事闹得一家人都知道,雪姨责备她,振华要打死她。整个家都乱了。

    第28集

    依萍、书桓听到陆家的情况后,连忙赶去。书桓说,当时他也在酒吧,只是没有能救得了梦萍。书桓这一说,尔豪反而责怪起他来了。还是如萍说得对,这样相互责备,仍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还是赶快想办法吧。最后,振华决定让梦萍停学,把孩子生下后送孤儿院。尔豪仍对书桓耿耿于怀,要与他算账,问他为什么当时不救梦萍?书桓不与他吵,他说,你既然有精力吵架,就用到刀口上,他与尔豪、杜飞一起商量,惩罚那些恶人。他们三个以“罗宾汉”的名义,一个一个严厉地惩罚了那几个恶少,然后把他们捆绑到警察局,听候处理。事情成了以后,他们与振华在小酒店里庆祝。书桓还以申报社的名义,到警察局去采访。第二天,当“罗宾汉暗助警方,一条龙全部落网”的报导见报以后,依萍看了报纸后,就知道“罗宾汉”就是书桓他们……

    第29集

    为了梦萍怀孕的事,雪琴来找光雄,要他帮忙找人堕@胎。她觉得,在这个社会,如果一个女孩子未婚生了孩子,那她就再也嫁不出去了。但光雄怕惹麻烦事,把她介绍给司机天明。天明允诺,帮助解决。第二天雪琴欲带梦萍到一家私人诊所,如萍要母亲不要太心急,雪琴不听。结果梦萍还出事了,密医止不住她的血,雪琴吓得昏了过去。如萍急忙打电话找书桓,书桓要她快送大医院。梦萍虽然抢救了过来了,但她从此失去生育能力。事后,雪琴责备光雄,光雄根本不理她,说此事早警告过她。为此雪琴伤心欲绝。振华要佩姨去医院看望梦萍。依萍得知母亲去医院,怕雪琴欺侮她,也赶紧跑到医院。果然,雪琴从光雄那里受气,出到文佩的头上。一家人又在医院大吵大闹起来。幸亏如萍提醒,这才安静了下来。佩姨对书桓说,依萍就是这牛脾气,只要有人碰她,她就会武装到牙齿来保护她……依萍与书桓吵架后离开,等回来后发现书桓偷看了她的日记。

    第30集

    书桓指责依萍,依萍百口莫辩。书桓离开依萍,把自己关在寓所。如萍、尔豪前来看望,他怎么也不开门。如萍见此,神不守舍。对此尔豪感概地说,人到世间都是来还债的,杜飞欠如萍,如萍欠书桓,书桓欠依萍,他欠了可云和方瑜。依萍在家里也快要疯了。方瑜看了日记,认为书桓只看了前面,而没有再看下去。她愿意为他们做说客,念日记给书桓听,他肯定会回心转意。不料,书桓不愿听,弄得方瑜非常生气。如萍却用另一个方式抚慰书桓,向他表示了一如既往的感情。书桓告诉振华,他与依萍分手了!振华大惊,他问及原因,书桓保持沉默。振华生气地对他说,如果他有丝毫欺侮依萍,他不会轻饶他!

    第31集

    振华在马场见到了依萍,她正骑马发疯似的狂奔。他了解情况后说,这个千千结是他打下的,他要找书桓解开这个结。但依萍求父亲,不要为了她的事去灭自己的威风!振华问,你还在乎爸爸的威风?依萍说,在乎。依萍到报社求书桓的宽恕,书桓却冷冷地说:“你不能再把那个傻瓜从如萍手里抢过去了!”依萍听了后,整个心都碎了。如萍和书桓在一起的时候,书桓问她,她恨依萍吗?她没有回答,却反问道,如果没有依萍的介入,他会不会爱上她?书桓坦诚地说,会的。如萍说,她不恨依萍,如果没有她,她不会知道他对自己是多么重要……

    第32集

    依萍从方瑜那里得知书桓的情况后,她恨自己,因为她的日记使他变得如此绝望,置生死于度外。书桓一到战场,就奋力投入抗日的峰火之中,在前线他救出了一个被逼上战场的13岁少年。在上海,书桓的亲朋友好友都在关注着他,他们从申报上看着他从绥远前线发回来的报导。依萍没有漏看,如萍也仔细读着他的每一篇文章。可云的病略有好转,再不想死去的孩子了,但她变成了想陆尔豪。如萍因为想书桓,与杜飞一起去了前线。开始艰难的历程。她在大同车站差点被人抢了钱财,幸得被抗日的部队相救,才免于其难,但她却与杜飞走散。最后,如萍在抗日部队帮助下找到杜飞,然而书桓却又转移了地方。

    第33集

    如萍和杜飞决定不依靠部队,自己去找书桓。不料他们走到半路,遇日军,于危急之际,他们再一次被抗日部队救出,这个部队正是书桓的所在部队。在战争的烽火中,当如萍出现在书桓面前的时候,他简直不能相信这一切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经过这一段风风雨雨的经历后,如萍更加坚定了她对书桓的爱情,她投入了他的怀里,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可依萍不知道这一切,仍日夜思念着书桓,为他祈祷,为他祝福!方瑜比较冷静,希望依萍把他们都忘记。依萍办不到。如萍、书桓经过艰辛终于回来,书桓正式向振华表白他与如萍的爱情,请求允许他们的交往,一家人听了全傻了。尔豪说书桓移情太快,振华也责备他,只有雪琴表示高兴。面对众人指责,书桓只说,当如萍在炮火纷飞的战场出现的一眨那,他己义无反顾。

    第34集

    在这件事上最痛苦的是杜飞,他对尔豪说,如萍是一往情深,书桓是浪子回头,他是壮士断腕。听得如萍与书桓要订婚,方瑜想找他们,却被尔豪劝住,说这一切为时已晚。为了对依萍有个交代,书桓决定去找依萍。当他见到依萍时愣住了。依萍脸色慌淬苍白,已换了人样,她只是淡然一笑,说自己从没真爱过他。书桓一走,她将一腔的痛苦**在可云结的毛衣上,把它撕得凌乱不堪。直至可云尖叫,她才恍然。这时,可云反而倒过来劝依萍。书桓订婚前,方瑜找到了他,要他看完依萍日记。书桓断然拒绝。他说再不能做伤害如萍的事了。方瑜说,他既然不愿意读它,就把日记烧了吧,在一旁的杜飞帮她把日记保存了下来……

    第35集

    订婚party上,依萍为书桓和如萍唱了‘欢乐颂’,随即昏倒在地,方瑜不忍看见依萍的样子,要送她回家,依萍不肯,振华让李副官送依萍回家,不料依萍上了车后,还是不肯回家,非要李副官送她到西渡桥去看夕阳。李副官不依,她就跳下车来,被一辆汽车开来,碰倒,额头流血。幸亏汽车已经刹住,才免了严重车祸。最后,李副官仍拗不过她,只得拉车送她去西渡桥。依萍一走,书桓怕她再出事,问尔豪借了一辆自行车要赶去。众人劝说,此去极不相宜,书桓不予理睬,跳上车追逐而去。而这一切都被站在后面的如萍看到了……果然,此时的依萍神志有点失态。她爬到桥栏上,借口捞鞋跳了下去,落进了湍急的河水之中。书桓和李副官急忙延着河岸寻找,把她救了起来。书桓痛苦异常,抱着湿漉漉的依萍,把她放到了黄包车上……

    第36集

    对此,如萍万念俱毁,觉得这就象一场短暂的梦,再无回天之力了,她已彻底输定了。她在杜飞的陪同下,去了教堂,坐下来默默地忏悔,恳求主让依萍活下来!雪琴将气发在如萍身上,杜飞忍无可忍,怒斥雪琴,如萍一旁目瞪口呆。书桓在依萍的病床前翻阅依萍的日记,每读一句即能感受依萍强烈的爱,看着被自己折磨至此的依萍,他流下了痛楚的眼泪。就在这时,依萍突然醒来。虽然她依然神智昏迷,但是她终于度过了难关。李副官一家前来探视依萍,在医院门口与尔豪、方瑜不期而至,可云见到尔豪喜出望来。尔豪将方瑜带到她的面前,坦言告之,她才是自己心中的人,可云虽然懂得,仍不计名份,要跟随尔豪,方瑜为此痛苦不己。依萍终于醒来,忆起婚宴,心痛的感觉再次袭来,她不愿见书桓,要赶他走。

    第37集

    书桓欲走,但他知道依萍心里仍要他留下,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依萍一听,泪如泉涌,两人紧紧相拥,再也无法分开了。依萍好转以后,书桓去陆家负荆请罪,雪琴嘲讽,如萍潇洒释然,书桓为此折服。依萍出院后,全家为她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振华承认,他每年都忘掉了她的生日,大家愿意尽释前嫌,珍惜这个好时光。依萍正在感动之际,如萍也及时出现,姐妹俩都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两个相拥而泣。如萍返校以后,流言颇多,虽然杜飞挺身相护,但她仍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处境。

    第38集

    由于学校的尴尬处境,如萍决定休学报名加入红十字会当上了一名护士。振华欲为文佩购置房产,并决定与她们同住,以弥补文佩痴心的等待。文佩仿佛如梦,感激上苍,珍惜眼前的幸福。但当振华告之雪琴时,雪琴大惊,气愤之余,遂至文佩处兴师问罪。雪琴到文佩住处找麻烦,依念及如萍,百般忍耐,不愿与之冲突。无奈雪琴欺人太甚,李副官愤而动粗,混乱之中伤及文佩,雪琴大乐。振华闻悉雪琴去找文佩麻烦,急忙赶至文佩家,无意中得知雪琴不可告人之事,以及尔杰的身世。他一怒之下将其拖回家中毒打追问,雪琴恼羞成怒,将实情和盘托出。原来十年前就与人私通,尔杰也不是振华的儿子

    第39集

    振华不堪羞辱,将雪琴和尔杰关进地窖,欲将母子活活饿死。尔家兄妹于心不忍,但也不敢出来相救。振华想从赶来的依萍、书桓口中探出奸夫其人,但他们顾及振华安危,坚决不说。如萍不忍母亲和弟弟挨饿,试图送饭给他们两人,不料被父亲发现,厉声制止。书桓眼看陆家情势陷入僵局,无法说服振华,便与依萍商量营救雪琴母子,想好以调虎离山之计,将振华请到李副官家中,再找锁匠救人。

    第40集

    如萍在给母亲送饭之际,发现尔杰发烧病重,遂在雪琴苦苦相求之下,帮助她给人通风报信。振华在李副官家述旧,尔豪、依萍和书桓陆续而至。他怀疑孩子们有心用计,欲要返家收拾雪琴。文佩以一句“失之东偶,收之桑隅”说服振华,放掉雪琴。书桓请来的锁匠无法打开地窖的锁,雪琴再次央求如萍帮忙。如萍心软,打电话通知了光雄。光雄手下救出雪琴和尔杰。正在雪琴与如萍、梦萍道别之时,光雄手下又开启保险箱,抢劫了陆家的全部积蓄。杜飞与之争夺,反被击昏。当书桓、尔豪等人回来,才惊觉出了大事……

    第41集

    如萍想到母亲做出此等绝情事而伤心,她万念俱灰,留下书信,带上父亲的手枪出走,去寻求最后的解脱。此时,正值国难当头,报社急召书桓、杜飞和尔豪,他们忙于国事,没发觉如萍己出走。陆家遭此大祸,依萍为了照顾父母和李副官一家,决定重返大上海唱歌维持生计。方瑜来找如萍,一家才知道如萍出走。振华发觉女儿带走了手枪,不寒而栗,见到她留下信,“所有我爱的,我都失去”时,不禁失声痛哭。尔豪、书桓和依萍个个惊慌失措。还是方瑜冷静,在她的提议下,不仅在报上刊登寻人启事,而且在大街小巷张贴招贴。如萍似断线的风筝,依萍和书桓为此心碎,决定她一日不归,两人就不谈婚事。全面抗战日开始后,杜飞报名去了华北当战地记者;尔豪与书桓为他饯行。

    第42集

    8月9日,日军大举进攻上海,依萍和文佩在炮火中惊醒,急忙整理衣物,准备逃往父亲处。她们走出家门,就被满街的难民吞没。这时书桓、尔豪和振华正兵分两路接应而来,尔豪去救可云、李副官一家,书桓和振华在人群中找到依萍她们,两人相拥,激动万分。书桓再回过身来找振华,只见他正与冲过难民堆的日军士兵周旋。他夺过日本军官的枪,打死那个军官。书桓一看不妙,拳打脚踢上前助战,振华不断开枪,终于消灭了几个日本兵。这时,振华摇晃着倒地。依萍。依萍才知父亲受伤,书桓连忙背着他,逃往租界的陆家。尔豪带着李副官一家也正向租界跑来,一路上只见日军横行,到处烧杀,可云从一死去妇人手中救出婴儿。就在一眨那,可云抱着那孩子,所有失去的记忆全部回来了,她哭倒在尔豪的怀里。此时的尔豪,不知是喜还是悲。他们在陆家重逢后,为救振华书桓急忙去找医生,可等医生赶到,他已气若游丝。

    第43集

    振华临终前,他让文佩拿出萍萍的照片,说了一段感叹的话,与世长辞。在他的坟前,李副官才说出振华与萍萍的一段苦恋。依萍才明白,以为没有感情的父亲竟是个痴情的男人。方瑜经历这场劫难,万念俱灰。她告诉尔豪,她决定去当修女,把他还给可云。可云却说她已不再是病人了,对于尔豪的迷恋也成过去,现在的她只想为了那婴儿活着。尔豪又苦口婆心说服她,方瑜终于埋在他的深情里。战争席卷中国,民族利益高于一切,书桓向依萍告别从军。他临行前,依萍叮咛她,要活着回来,因为她等着他。尔豪也跟着走了,方瑜和依萍在车站送走了他俩,柔肠寸断……

    第44集

    战争使许多孩子失去了父母,文佩她们便把孩子带到了家里来照料,一下子陆家成了一个小小的孤儿院。失去生育能力的梦萍,在孩子们的身上找回了自己。远在成都的雪琴,无意中见到旧报纸上寻找如萍的启事,不竟落泪。不久,光雄在成都郊外做一笔军火生意时落网,雪琴也跟着入狱。秦五爷把这一消息告诉依萍,依萍念尔杰,秦五爷也为她的爱心所动,设法接回了尔杰。尔杰回来时,已是11岁的少年了。一晃就是4年,杜飞在华北某地遇到熟人,那人告诉他,他在齐家村见到当上护士的如萍。杜飞一听,喜出望外,一分钟也没有耽搁,就寻找而去。杜飞与如萍此番见面,恍如隔世。当夜,如萍知道父亲已死,后悔自己不曾写信,哭倒在杜飞的怀里。

    第45集

    杜飞留在齐家村期间,发生了一起战事,杜飞为救如萍,不幸**中弹,忽然间又发现一日本兵挺着刺刀向他冲来,正在危急之时,如萍拔枪打死那日本兵。杜飞被送进战地医院,医生开刀从他的腿上取出了子弹,在大痛之下,他昏迷了过去。当他醒来,他发觉如萍守在他的身边。这时,如萍告诉他,这4年来,她朝思暮想的是他,并拿出了他送她的红色鸭子为证。就这样,杜飞与如萍在齐家村举行了“战地婚礼”。可杜飞执意要去取戒指,返回途中遭遇抢劫难民的匪徒,杜飞犹豫之后与匪徒搏斗并成功制服匪徒,可衣衫破碎而车也罢工。之后难民用驴车护送新郎回程。由于杜飞姗姗来迟,如萍骑马去找,路上遇到杜飞,最终回到小教堂完成婚礼。

    第46集

    杜飞和如萍的家书辗转寄到了上海陆家,当文佩、依萍、梦萍、可云她们知道以后,高兴不己。1945年8月,抗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上海浸沉在欢乐之中,不久尔豪回来了,一家人围坐在尔豪身边,高兴得疯了。依萍没有书桓的消息,急问尔豪。尔豪没法骗她,如实相告,说他在一次战斗中被炸,下落不明。依萍当即昏了过去。依萍不相信书桓死了,于是天天去火车站去接他,她相信总有一天,会等到他的。果然,有一天她见到持着拐杖下火车的书桓。千言万语难以形容的感受,她向他飞奔了过去……(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http://www.qbxst.com/8_8389/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